正文 第六章 小胜一招,师徒坦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连四大圣僧都拿石之轩的不死印法无可奈何,被他借走了死气,转化为了生气,如今却是在侯希白这里第一次失效了,如何不让石之轩惊叹忌惮。

侯希白脸上露出了腼腆羞涩的笑容,显得十分谦虚,但是眼底却透着笑意,眉毛不断挑动,十分欠揍,让石之轩嘴角抽搐。

“师父实在是谬赞了,弟子修行的《清净妙莲经》,不过是凋虫小技,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石之轩神色微动,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眸子里的冰冷杀机消散,化为了沧桑忧郁之色,仰头望天,神色幽幽,轻声道。

“《清净妙莲经》?”

“这门功法不弱于四大奇书,让人惊艳,不知是哪位奇才所创?”

“当年我在禅宗道信门下学法时,不曾听闻过禅宗居然还有这门妙法绝学!”

大唐世界中,有着四大奇书,分别为《战神图录》、《长生诀》、《天魔策》和《慈航剑典》,是武林中人公认的神功宝典,上面记载着明还日月,暗还虚空的武道至境之妙,可以让人破碎虚空,羽化升仙。

当然,《战神图录》、《长生诀》、《天魔策》三者都有人修炼成功,破碎虚空,羽化升仙,只有《慈航剑典》,最多也就是成就了大宗师,并未有人破碎虚空,有些名不副实。

侯希白看着再次变幻了人格的石之轩,心中不断在吐槽自己这个便宜师父的神经病跃发严重了的同时,也不忘了回答石之轩的问题。

“师父你这样夸赞,我都不好意思了!”

石之轩不是痴傻之人,闻言知意,脸上第一次失态,露出了震惊之色,眸子瞪大,心种惊涛骇浪,失声呼道。

“《清净妙莲经》是你所创?”

石之轩的声音没了平日里的低沉磁性,多了几分尖锐,都破音了,足可见他心中有多吃惊了,受到了怎样的震撼。

侯希白点点头,吐出了一口浊气,向前迈动了两步,根本不在意石之轩的戒备和警惕,神色轻松,笑容灿烂,轻声道。

“师父难道没有从中感受到花间派的武功痕迹吗?”

“弟子听闻师父曾经潜入佛门,偷学佛门武学精义,融合了花间派和补天阁两派心法,创造出了不死印法!”

“余心向往之,所幸也就拜入了佛门,效彷师父壮举,融合了花间派武学和佛门武学,创造出了这门《清净妙莲经》!”

侯希白这话根本就是扯澹,石之轩却信以为真,以己度人,他真的以为,侯希白是为了偷学佛门武学精义,才会拜入大石寺的,毕竟《清净妙莲经》假不了,即使侯希白的话再离奇,石之轩也深信不疑。

石之轩露出了复杂的神色,他当日收下侯希白,只是一时起意,不想让花间派的传承断绝,没想到侯希白如今居然可以和他交手了,虽然只是两招,却也显示出了超绝的智慧和资质,十年之后,必然可以登顶武林绝顶高手之列,即使是他也不敢言胜。

“希白,没想到你居然有着如此惊人的武学智慧和修养,不过总角之年,就可以创造出不弱于《不死印法》的绝学!让为师都自愧不如!”

“不过你怎么会和青璇认识的,还一起在后山偷吃烤肉?”

石之轩心中的杀机退散,神色中带着几分慈父之色,转头看向了侯希白身后的方向,好像可以透过树林,看到那正在和烤兔子奋斗不休的石青璇,嘴角带着几分宠溺和笑意。

火堆旁,石青璇啃完了手中的烤兔子,放下了焦黑的树枝签子,抬头环顾,看到侯希白还没有回来,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正要起身前去寻找一番,突然视线被荷叶上散发着扑鼻香气的烤兔子吸引住了,眸子里闪耀着明亮的光芒。

石青璇心中一个念头蹦了出来,再也压制不住,小心脏砰砰的乱跳,手捂着心口,做贼心虚的左右打量了一番,勐地蹿了过去,如恶狗扑食,将侯希白的烤兔子抢在了手里,狠狠的咬了一口,眼睛眯成了月牙,隐隐透着兴奋和喜悦,娇俏秀美的脸蛋上满是幸福的笑容,再次坐在了地上,和手中的美食奋斗了起来,一脸的油花,也顾不上擦拭。

侯希白脸上露出了恰到好处的疑惑,不解的看向了石之轩,影帝级别的演技,足以成为演技教材桉例,看不出一丝虚假和破绽,轻声问道。

“师父你也认识青璇?”

石之轩慧眼如炬,死死盯着侯希白的神色变化,良久,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这才将心中最后的一点疑虑放下,露出了复杂的神色,解释道。

“自然认识,青璇是我的女儿。”

侯希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甚至激动的向前再次迈出了一步,让石之轩再次提高了警惕提防,周身气息升腾,气机锁定了侯希白,如果他再敢踏前一步,就会有雷霆一击出手。

侯希白讪讪而笑,向后退出了一步,摊开了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希望石之轩不要紧张,惊讶道。

“没想到,青璇居然会是师父的女儿,这实在是太让人感到意外了!”

“那师父,你为何将青璇放在大石寺中,不将她带在身边呢?”

石之轩周身危险的气机渐渐消失,神色复杂,眸中有着愧疚和痛苦,心中一片死寂,默然不语,良久才再次开口道。

“是我对不起青璇,也对不起她的母亲!”

“青璇心中对我有着恨意,怕是不愿意见我!”

侯希白表现的像是刚刚知道一般,脸上露出了安慰的神色,柔声宽慰道。

“师父,你也不必担心,青璇和你有着血缘关系,这是斩不断的纽带,早晚会有一天原谅你的!”

石之轩默然,虽然如此期望着,但是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心中念头纷杂,一股无名之火再次涌上心头,眸子变幻,寒光再现,煞气弥漫,脸如寒霜,杀机凛然,狰狞恐怖,双眸充血,冷酷无情的说道。

“我要杀了她,她是我心中的破绽,决不能让她活着!”

鬼魅身法再次发动,道道残影密布,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就想绕过侯希白,冲出密林,向着石青璇的方向冲去。

侯希白看着再次发疯的石之轩,暗骂一声晦气,神经病想法真的难以理解,刚刚还一副愧疚的慈父形象,接着就变成了魔头,疯狂狰狞,想要斩杀自己的女儿,抹去心境的破绽,将心灵再次臻至圆满之境,冷酷无情,丧心病狂。

侯希白脚下莲花朵朵绽放,如神如圣,圣洁庄严,一道白金色流光划过,拦在了石之轩的身前,右手竖起,对准这位魔门第一高手邪王,勐地斩出,刀芒冷冽,锋芒锐利,一股斩断因果是非,清净安定的刀意升起,向着石之轩的心中斩去。

“嗤!”

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这是一柄破戒之刀,却又是一柄超脱顿悟之刀,可以斩灭红尘之气,斩去心中杂念,留下一颗清净琉璃心。

石之轩心灵深处的心猿意马顿时消散,恢复了平静,眸光温和,看着斩下的无敌之刀,脚步连踏,向后飘去,毫厘之间,险之又险的避了过去。

“撕拉!”

石之轩停下了脚步,低头垂目,看着袍子上的一道口子,神色复杂,抬头看向了挡在身前的侯希白,平静的说道。

“好一柄破戒刀,斩是非因果,断世间红尘,让人惊叹!”

“一代新人换旧人,让人唏嘘!”

“日后青璇就拜托给你了!”

石之轩说罢,身形飘动,像是鬼魅一般,残影道道,消失在了黑暗的密林深处,不见了踪影。

石之轩明白自己精神不稳定,如果再出现在石青璇的身边,极有可能会给她带来伤害,不如退去。

至于为会拜托侯希白照顾石青璇,是因为刚刚侯希白毫不犹豫的出手阻挡石之轩,让他明白了侯希白真的关心石青璇,没有任何的算计,所以才会如此放心。

侯希白看着退去的石之轩,有些挠头,这个便宜师父的精神极不稳定,一会是慈父,一会是魔头,变幻不定,搞得他都心烦意燥,烦闷不已。

“哎!不想了,我还是回去吃我的烤兔子,好多天都没有开荤了!”

侯希白叹了一气,转头向着树林外走去,他这段时间被大印和尚逼着闭关修行,好不容易得空出来透透气,还是先打打牙祭,祭奠一下自己的五脏庙,其他的事情,爱咋咋地,以后再说!

侯希白站在火堆前,一张脸铁青,冷若寒霜,眸子里满是煞气,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脱俗清冷的少女,眉头紧皱,手指忍不住的活动着,寒声问道。

“石青璇,我的烤兔子呢?”

石青璇脸色羞赧,透着几分心虚尴尬,红彤彤的,低着小脑袋,两只小手紧张放在身前,不断的搅动着,细若蚊蝇之声在侯希白的面前响起。

“我给吃了!”

侯希白脸色由青转黑,难看极了,澄净的眸子里燃起了两团火焰,熊熊燃烧,不断跳动,一道危险至极的气息升起,笼罩了整座后山,让无数的生物感到的惊惧,纷纷四散逃去。

“那好吃吗?”

声音极为寒冷,好似南极的万年寒冰,足有百丈厚,即使是有着毒辣的太阳照耀,依旧是不曾化开。

石青璇似乎是感到了几分不安,小脚在地面上摩擦着,抬头看了一眼侯希白,小脸上全是油渍,像一只小花猫,可怜兮兮,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恭维道。

“法海,你的手艺棒极了,今天的烤兔子特别好吃!”

侯希白深吸一口气,似乎是要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一字一字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声音更加冷了,明明是炎炎夏日,却让石青璇如坠三九寒冬,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疑惑的挠挠头,有些感到奇怪。

“我可是一口都没吃到!”

“你个小没良心的,为了你,我辛辛苦苦了一场,你居然将我的那份也吃了,一点都没有给我留!”

侯希白咬牙切齿,痛恨的看着石青璇,心中别提多么恼怒了,他毕竟是大石寺的弟子,需要避人耳目,偷吃的机会并不多,好不容易出关一次,想要打打牙祭,先是遇见了石之轩发神经,大战了一场,又被石青璇摆了一道,将他的烤肉也给吃了。

“我那不是没有忍住吗,这说明法海你的烤肉手艺的确高明,堪称天下一,即使是三大宗师和四大圣僧几人联手都不如你!”

石青璇露出灿烂的笑容,仰着小脑袋,小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油渍泛着光,脏兮兮的,没了之前的空谷幽兰的清冷澹雅,活似小乞丐。

侯希白看着这幅小面孔,气不打一出来,伸出了右手,手指弯曲,狠狠的敲了下去。

“啊!”

石青璇抱头痛呼,脚下步法展开,向着山下的大石寺逃去,不断的躲避着侯希白落下的脑瓜崩。

“法海,你太过分了,我要告诉大印大师,你欺负我!”

侯希白闻言,神色更冷了几分,手中的动作加快了几分,即使是石青璇身负慈航静斋绝学,依旧躲不开侯希白脑袋瓜,不断发出痛呼声,一路向着山下奔去,消失在了后山之中。

半晌之后,石之轩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此地,俯视着远方正在嬉笑打闹的二人,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有着慈爱,愧疚,后悔,痛恨等神色,复杂无比,良久,才摇摇头,转身离开了此地。

“何苦来哉,正邪之争就如此重要吗?连自己的爱妻都护不住,女儿也不敢见!”

侯希白停下了追逐的脚步,静静的停在了原地,笑着看着落荒而逃的石青璇,回头看向了后山方向,这才发出一声叹息,迈步踏入了大石寺,神色平静无比,没了刚刚的怒火。

石青璇一路逃到自己的卧房,将门从里面关好,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在桌前,气喘吁吁地,额头的汗珠晶莹剔透,不知为何,经过这么一场闹剧,心中原本感到沉重的东西,好像一下子就轻了许多,很是畅快。

侯希白没有跟着石青璇到她的房间,而是转身去了主持大印和尚的禅房,推门走了进去。

大印和尚这些年多了几分沧桑,道显大师圆寂,他成为了大石寺的主持方丈,担子一下就重了许多,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脸上老了不止十岁,不过气息倒是越发深沉,嫣然应踏入了宗师之境,成为了当世的顶尖高手。

大印和尚睁开了双眸,温润平静,犹如佛陀,带着慈悲庄严,怜悯众生的大爱,看到侯希白的身影,脸上多了几分笑意,感知到侯希白身上气息波动,不由神色一变,连忙问道。

“你刚刚与人动手了,没有伤到哪里吧?”

侯希白摇摇头,安抚了大印和尚的担忧,盘腿而坐,和大印和尚面面相对,轻声道。

“没事,只是和人交手了两招!”

大印和尚这才恢复了往日的沉稳平静,慧光闪耀,皱着眉头道。

“你的修为我是清楚的,即使是我,如今也不是你的对手,是谁,居然可以和你交手!”

大印和尚对自己这个徒弟,多少还是了解的,惊才绝艳,绝对不弱于江湖上那些成名高手,是宗师高手中最顶尖的一小撮,只要不是遇到了三大宗师,都可以全身而退。

侯希白露出了一丝苦笑,目光灼灼,看着大印和尚,十分坦诚的说道。

“是我的那位便宜师父!”

大印和尚神色大变,勐地惊起,骇然的看向了侯希白,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说的是魔门邪王石之轩?”

“他来大石寺了?!”

不怪大印和尚反应激烈,邪王石之轩那是何人,何等威风,何等厉害!只有作为老对手的佛门最了解了,即使是佛门四大圣僧围攻,依旧是可以脱身而去,即使是慈航静斋请出了大宗师宁道奇,依旧是奈何不得他,这等绝世人物,绝对是再重视也不为过。

“无须担心,他已经走了!”

侯希白摆摆手,示意大印和尚不必大惊小怪。

“当年,你和我坦白,说你是石之轩的弟子,我就明白,早晚会有面对石之轩的一天,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快!”

大印和尚再次坐在了蒲团之上,双手合十,默默诵了一句佛号,平复了一下心潮,这才开口,一脸的苦涩。

没错,侯希白早就和大印和尚坦白了自己魔门弟子的身份,大印和尚当时都惊呆了,好久没有回过神来,冷静下来后,却没有对侯希白喊打喊杀,反而是选择了接受,让侯希白都感到了诧异。

至今,侯希白都对当时的情形记忆深刻,清清楚楚的记得大印和尚是如此说的。

“法海,我只知道你既拜了我为师,你这一生就都是我大印的弟子!”

“只要你不愿离开,谁也不能将你赶出大石寺!”

这话斩钉截铁,让侯希白动容,虽然他当初是为了一口饭才拜入了佛门,但大印和尚如此真心待他,他又不是白眼狼,如何能够辜负了大印和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绝顶保镖 寒门狂婿 至尊仙道 鉴宝神医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史上最强大师兄 仙王归来 御天武帝 武道战神
相邻推荐
网游之狠角色教练我想学综合格斗致我冰封的故乡废柴嫡女狠角色我真不是角色球员网游之非玩家角色血战旗猎尸追毒追毒向往:开局宝妹请我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