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零三章 娥皇计谋(求票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昔年往事,历历在目。

那个时候,自己的年岁也不大,也就和如今的召水相彷。

云眸生辉,掠过道道玄光,当年的许多事情都过去很久很久了,甚至于连一些当事人都去了很多很多。

只怕再有一些年,就会有人真的忘记那些。

苍璩的身世!

也不是什么大秘密,苍璩非无忌的孩儿,却是魏国王族的后裔,因如姬的抉择,生长于宫门之外。

话语诸般,纪嫣然不自觉想起当年的许多人,那个时候师尊邹衍还在,师兄龙阳君在魏国庙朝还是重臣。

无忌,那时正意气风发。

还有嚣魏牟等人。

还有那时的魏王,自己也有见过。

还有楚南公,那个时候,楚南公多待在楚地,不多前来魏国,也就是师尊去了之后,楚南公才诸夏行走。

……

一桩桩,一件件。

既是对于苍璩身世的解析,也是对于当年大梁城的一些怀念,对于当年诸夏的一些怀念。

那个时候,诸夏诸国还存在,战乱时而存在,却也有别的乐趣和好处。

如今诸夏一统,大梁城也沦为那个模样。

当年战场上骁勇善战的魏武卒也消失不见。

只剩下唯一的诸侯国!

唯一的帝国!

苍璩!

他没有辜负如姬的期待,他的性情桀骜了一些,却也有桀骜的本领,诸子百家皆在心。

如果当年就成长于宫中,以如姬的遭遇,苍璩在魏国王宫会很艰难,逢战乱之时,还会很麻烦。

如今,海阔天空。

而且,苍璩愈发不太需要自己了,这是一件好事,他将来足以自立,足以安稳。

“哈哈哈,非嫣然你所言,本侯于诸般事不为清楚。”

“苍璩,如姬!”

“如姬,会留名史册。”

“苍璩……他的资质绝高,此行东巡,本侯略有所指点,他此刻应该呆在小圣贤庄了。”

“若是可以将种玉功继续弥补一二,将来他的成就会更高。”

“苍璩!”

“阳生!”

“算起来,阳生于苍璩也有抚养之恩,本侯当年在新郑镇杀那位阳生大师,你等不为埋怨本侯?”

周清伸手一招,面前的碧波水域上便是飞出一条尺长的鱼儿,周身包裹着一团水流。

心随意转,落于掌心之上。

真空运转,那只鱼儿虽有察觉外界动静,尽可能的在水球内游荡翻腾,却不为挣脱。

别样有趣。

苍璩的身世。

出乎所料,他非魏无忌的孩子,而是那位如姬的孩子,同魏无忌之间,也有不浅的联系。

而一些人……自己也有直接和间接的联系。

“阳生大师。”

“他……,家国之牵挂。”

“自无忌去了之后,门客尽散,我多有待在雅湖小筑修行,师兄龙阳君仍在庙朝。”

“阳生大师却没有看开一些事情。”

“掺和不少事情,再加上一些人的邀请,前往韩国新郑了。”

“不料那一次遇到郡侯,事后,虽有可惜,却也无法,阳生掺和了那般事……以秦国之力,早晚都要有事的。”

“至于苍璩?”

“虽生长于阳生所在的杨朱一脉内,论来,得我和师兄龙阳君的指点更多。”

“许多时候,他自己修行比较多,阳生因事多不在苍璩身边。”

“阳生身死,苍璩没有太大的悲喜,至于芥蒂……应该有一些,然……也不为什么。”

“苍璩之桀骜性情,郡侯也当有了解。”

“他日苍璩若是修行有成,说不得会同郡侯一论高低。”

纪嫣然微微一笑,自己是看着苍璩从小到大的,对于苍璩的性子自然了解。

若说对于郡侯没有芥蒂,是不可能的。

要说生死不休的芥蒂,也不可能。

以郡侯之修行,也会感知。

先前待在苍璩的魔罗宗之地,苍璩闲暇还有言语……待种玉功大成圆满,同郡侯一争高下。

杨朱一脉!

阳生大师辜负了杨朱一脉,百多年前,诸夏间,诸子百家非杨既墨,如今墨家已经临近消亡。

杨朱一脉在苍璩手上,却有大兴之势。

一边说着,一边视线落于郡侯手上的那条鱼儿上,真空手段,玄妙非凡。

任由鱼儿挣扎,却没有任何改变。

若是换成一个人,怕也是那样。

灵觉有感,回首看了一眼,那里……召水和紫阳正端着茶具而来,小火炉也拎了过来。

“本侯也期待苍璩种玉功大圆满之刻,那时,他应该不会逊色当年的杨朱!”

“家国之牵挂。”

“嫣然你出身吴越之地,为越国之人,如今越国也是不存了,没有一些感想?”

“对了,你那位师兄龙阳君……近来可是有一些踪迹和消息被影密卫把握到。”

“他也是被家国牵挂了,以其之行,将来当自寻烦恼,你不为劝说?”

“你这里的鱼儿倒是挺肥美!很适合做汤!”

“记得嫣然你曾说也会庖厨之道,今儿本侯可有口福?”

阳生!

对于那人,周清现在还有一些印象,那人自寻死路,撞到自己手里了。

杨朱一脉。

道者一脉。

他有那般抉择,也正常,后果则需要自己承担了。

就如自己当年在帝国一样,若非自己一身实力一直突飞勐进,一些事情不好说。

观手掌上那团水球,鱼儿还在恣意的游荡,真空之力,于鱼儿而言,里面就是宛若江河海域一样。

屈指弹力弹鱼儿的大脑袋,这种鱼的脑袋不小,无论是红烧,还是清炖……味道都不错。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庖厨之道?”

“郡侯不嫌弃,嫣然就施展手段试试。”

“家国牵挂,嫣然出身吴越之地,家国……若是百多年前越国没有离散之时,或许会有一些。”

“惜哉,因越王无疆之故,智谋不足,为楚国所破,诺大的越国分崩离析。”

“自此,吴越之地,乱象不休。”

“于我而言,越国往矣,各自沦亡,归一一统,于那些地方的庶民而言,是上好之事。”

“近年来,嫣然也有关注那里的情形,郡侯总管督辖江南诸郡,那里的人会更好。”

“越国!”

“魏国!”

“它们不一样,越国自身的风华不显,魏国……煌煌然中原之地,论风华礼仪,诸国可称第一!”

雅湖小筑的这处水域,是一处活水。

虽为活水,当初建造的时候,也落下一些限制,鱼儿在这里生长很难离去。

多年来,也有时而品尝这里的鱼儿。

因食物充足之故,这里的鱼儿的确肥美,至于庖厨之道,纪嫣然秀首轻点。

昔年在吴越之地的时候,一人之故,一切种种都需要自己动手,后来雅湖小筑初立,也是如此。

近年来,兴趣之下,也有动手,就是不多了。

郡侯有心,试试也无碍。

自己的出身略有特殊,家国牵挂一般,江南广袤之地,来至于江南的麻烦屈指可数。

而诸夏间的麻烦,就不一样了。

“师兄龙阳君!”

“实则……嫣然也劝过他,终究无法。”

落于一事,稍有轻叹。

“龙阳君!”

“若有那一日,看在嫣然你的份上,帝国可以不杀他!”

周清挥手间,将掌心的这条鱼儿放归远处,登时,一道水花溅起,那条鱼儿快速远去。

“多谢郡侯!”

纪嫣然神容骤喜,悠然一礼。

“郡侯!”

“师尊!”

“请用茶!”

依依然。

临近处,传来轻脚细步之音,更有脆声柔柔之语。

“郡侯!”

“请!”

纪嫣然伸手从召水手中接过那盏茶水,递将过去。

“本侯这次前来的目的……你可猜出来?”

周清身躯微侧,端量着近前献茶的召水和紫阳二人,召水的资质还是不错的。

就是欲要登临玄关,还需要时间。

紫阳逊色一些。

“有郡侯和娥皇在,召水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也是召水的机缘。”

“一些事情,东君曾于我说过。”

“数百年前,阴阳家两分智者一脉和术者一脉,根本传承落于术者一脉上。”

“我所没有的机缘,召水可得,身为师尊,自是不为拦阻。”

郡侯前来之目的?

纪嫣然稍有点头,伸手从紫阳捧着的木托里取过一杯茶水,瓷器所承载。

也是烙印火焰纹的极品茶具。

焰灵姑娘所送。

将茶水握于手中,扫了自己的两个徒儿一眼,没有避讳什么,娓娓道来。

一些事情不难猜测。

“紫阳跟着也好,一路之上,也有她的机缘。”

周清轻品一口茶水,滋味还是不错的,似乎喝过……,还是这一次东巡之时喝过的。

“召水!”

“郡侯这次为你而来。”

“蜃楼东行海域深处,要开启仙山之地。”

“因苍龙七宿的缘故,需要你前往,你先祖召公,为文王嫡系子孙,你的血脉为大周纯正血脉。”

“你会跟着郡侯乘坐蜃楼东行。”

“紫阳,你也随着召水一同前往。”

“一应诸事,听郡侯吩咐。”

“至于修行,待在郡侯身边,比待在为师身边更为受益。”

纪嫣然直接于召水二人道明诸事,郡侯亲自,再加上东君先前所言,一些事情自然定下。

召水和紫阳顺从就可。

“……”

“这……,师尊,蜃楼东行,海域仙山,是为了炼制长生不老丹?”

“真的可以找到?”

闻武真郡侯和师尊之言,明丽聘婷的少女娇容微动,阴阳道礼,话语迟疑,秀眉微蹙。

海域仙山,连师尊都不为确定。

先祖召公的血脉?

为嬴政炼制长生不老丹?

心间深处,略有不愿意。

“……”

紫阳立于一侧,没有多言。

“蜃楼东行,若可找到,自然为上。”

“若不可找到,便是归来。”

“你的存在不是秘密,有本侯在,你在蜃楼不会有事,何况,还有你母亲在。”

“此行……无论你是否愿意,都要前往的。”

“在炼制出长生不老丹之前,阴阳家的一应请求,陛下都会应允的。”

“若是待阴阳家的人前来,情形就不一样了。”

“召水。”

“燕国已逝,燕丹之死……也是他自己决断。”

“修行之路,未来在前。”

“这一次东行海域,耗费时日短则数月,长则一岁乃至于更久,在蜃楼上,无需担心什么。”

“你无事的。”

看着面前的小丫头,周清将一些事情解释着。

非娥皇和纪嫣然之故,自己也无需前来,一个小丫头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燕丹!

燕国!

……

固有牵挂,也是如纪嫣然刚才所提的家国牵挂,的确不是那么容易忘却的。

让召水助力阴阳家炼制长生不老丹,也是为难。

可……结果是注定的。

“……”

召水沉默。

“召水,此行东巡,也是你的机缘。”

“郡侯所言,燕国已逝,你的未来在前方。”

纪嫣然近前一步,素手扬起,轻抚着面前召水的秀发,召水所想自己也都能够察觉。

郡侯所语,也是为真。

郡侯前来。

阴阳家等人前来。

意义是不一样的。

“姑娘!”

紫阳悄然道,看向身边的召水。

“……”

“是,师尊!”

召水沉默数息,终究颔首。

“蜃楼之上,有你的母亲。”

“诸夏间,她也是你最近的亲人。”

“当年,因帝国之事,本侯派遣你母亲入燕国,乃有后来之事,同燕丹之间……些许情谊不可知。”

“纵然有些情谊,怕也是为燕丹所伤。”

“燕国之时,诸子百家和许多人都有身死。”

“燕国事了,你母亲已为自由之身,可她还是希望在本侯手下为事,你可知这是为何?”

“就算知道你的存在,知道你的下落,她还是希望在本侯手下为事,本侯命她看护蜃楼,直到今日。”

周清把玩着手中杯盏,笑语看向面前的召水二人。

少女之心,道心初入,乃有这般心境。

召水多年来,一直都在纪嫣然身边受教、成长,纪嫣然于召水……除了师尊之外,也如母亲一般。

就算不动用神通,都可洞悉。

话语当年,许多事情也都一一自心间划过。

“……”

召水再次沉默。

“你素来聪慧,当有猜出。”

“当年燕国动乱,你被封印记忆,南下诸夏,虽然藏身隐秘,但……由你母亲的血脉,本侯可以轻易推演出你的所在。”

“找到你不难。”

“诸夏间,你师尊实力虽强,然……在帝国面前,不算什么,你的身份……也非秘密。”

“诸国之中,流亡的公主贵人很多,如你这般轻松随意,无拘无束者几何?”

“你母亲借本侯之力,于你庇护!”

“再加上嫣然的缘故,本侯也愿意庇护你,咸阳之内,你也无事,固有本侯的一些缘故。”

“你母亲之力……为本!”

“蜃楼事了,你母亲应该也会前来雅湖小筑,左右都是阴阳家之地。”

轻叹一声,周清简单为面前的小丫头开解着,召水她的福泽和运道不小。

看开一些事情,缓和一些事情,无论是修行,还是其余诸事,都会是崭新天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史上最强大师兄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至尊仙道 鉴宝神医 仙王归来 绝顶保镖 泛次元聊天群 诸天祖师模拟器
相邻推荐
神宠时代聚天运诊所异事录大唐补习班行走诸天的猎魔人木叶寒风成为骨傲天的女儿无敌从拔刀开始汉末独行三国之化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