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阿澈,我施法,你去看着你王妃,把她手腕划出一道口子等待蛊虫出来,如果蛊虫出来,记得用瓷瓶装好给我,这可是好东西,也不能让它钻在你体内,否则你又惨了。”

“好,马上去。”

想着月涯体内的蛊虫快出来,凤绪澈有些激动,连脚步也快了几分,他拿起桌子上师父准备好的小玉瓶子,然后用匕首划开月涯的手腕,乌血顺着手腕滴落,他心中微痛,深情的看着她。

“等你好了,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此等痛苦,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就在这时,蛊虫在月涯体内乱窜找不到出口,痛的月涯蜷缩在床上哼唧。

凤绪澈担忧的看着,直到看到那蛊虫在她脸上鼓动爬行,他也受不了,见她痛的闭着眼睛咬住牙齿,怕她伤害到自己,凤绪澈把自己手背凑了过去。

痛席卷全身,月涯咬的更加用力,而凤绪澈面不改色的依旧盯着那蛊虫。

琴声飘来,空灵凄美。

床上的人儿五官已经扭曲,看起来异常吓人。

凤绪澈再也忍不住喊道:“老头,怎么蛊虫还出不来?你快点。”

“这可是蛊虫,得找到你划的口子,在身上爬行自是痛,痛一时比要了命好啊!”

“我能不能在靠近蛊虫的地方划开口子,这样月涯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老头沉声道:“不可以,不游遍全身它是不可能出来的,这种蛊虫只认死理。”

“砰!”凤绪澈剩下的那只手重重地捶在床上,他红着眼看着咬住自己的女人,心痛不已。

时间一点点过去,琴声越发空灵,蛊虫的速度加快,疼痛明显,月涯松开了口开始撞床。

凤绪澈顾不上手背上被咬的狰狞伤口,忙抱住她的头安抚着,“月涯,我在,不怕。”

“答应我,你一定能坚持下去,扛过一劫。”

泪水滑落,滴在她的脸颊,炙热的泪水惊醒疼痛中的人儿,她睁开眼睛,眼睛一片黑暗,可是她能感觉到抱着自己落泪的男子就是凤绪澈。

月涯干裂的嘴唇轻启,“王爷是你回来了吗?”

“别怕!你中了蛊毒,只要把蛊虫引出,再也不会痛了。”

“本王回来了。”

“好,”月涯再次抱住头哭道:“好痛,让我解脱吧!好痛。”

“不行!你不能抛下我。”

话落,他吼道:“老头,怎么还不好?”

“看看蛊虫爬到哪里了?”

掀起她的衣服没有,又掀起她的袖子,凤绪澈看到肩膀处的蛊虫激动道:“老头,爬到肩膀了,可是现在蛊虫不动,好像睡着了一样。”

“什么?”

老头施了法然后走了进来一看,瞬间脸色一沉,“这蛊虫睡着了,若是不唤醒,恐怕出不来。”

“那怎么办?”

“为今之计只有唤醒蛊虫,否则功亏一篑。”

“怎么唤?别婆婆妈妈直接说。”

“心头血,让它爬到你心口之上,然后我用针阻止它进入你体内,只是会很痛,搞不好它进去你心口你就会死。”

“没事,”凤绪澈沉声道:“那按照你说的做。”

椿儿一听跑了过来,“用我的心头血吧!我不怕。”

“不行,你出事,月涯不会原谅我。”

“可是......”

“这是命令,别婆婆妈妈了,快点开始。”

老头见他已经豁了出去,只能拿着匕首剥开他的衣服,“我划了。”

见他婆婆妈妈,凤绪澈一把抢过匕首狠狠扎进自己心口,吓得椿儿倒吸一口气,眼泪落的不行。

“你这小子对这女人还真是真爱,竟然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

“她就是我凤绪澈的命,老头你快点。”

叹了一口气,老头开始用他的心头血放在月涯手腕处的伤口上,血滴在她伤口,紧接着那沉睡的蛊虫开始苏醒,慢慢的蠕动着身体朝着伤口爬来。

“蛊虫来了,澈儿你赶紧贴上来,用你心口贴近她的伤口,否则这狡猾的蛊虫又会倒回去。”

凤绪澈贴近伤口,只见那蛊虫在月涯伤口处徘徊不定,一会停留一会后退。

“再近一点,这混账东西不上当,非要进你身体它才出来。”

“要进就让它进,老头我相信你眼疾手快。”

老头抹把汗,这也太难了,“少给我戴高帽子,把你弄死了,你还不得做鬼也搞死我。”

“别说话,要出来了。”

两人屏住呼吸,只见那蛊虫探出头嗅到凤绪澈心口血的香味快速的朝着他心口爬去,速度很快,眼看着它要钻入凤绪澈体内,老头握住金针快狠准的刺了上去。

凤绪澈痛的闷哼出声,只见老头金针刺中的蛊虫离开他的身体在蠕动,看起来异常吓人。

“这东西真是狡猾,你若是不狡猾何必刺你一针,”把蛊虫收到瓷瓶,老头松了一口气。

凤绪澈看向昏迷的月涯急声道:“老头现在怎么样?月涯大概多久会醒?”

“别急,她都这样了,还不得好好休息休息,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凤绪澈松了一口气,突然之间用手捂住脸无声哭了。

老头摇头,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椿儿也感动的稀里哗啦,小姐没事她太开心了。

哭过以后,凤绪澈吩咐椿儿照顾月涯,自己把梦轻衣带回王府关进水牢,傀儡针他并没有取下,如果取下她有空间有了自主意识说不定就跑了,凤绪澈还想留着她这条命祭奠月涯。

看着眼神涣散的女人,凤绪澈忽然想到什么冷声道:“告诉本王,熠儿上次高烧不退你是如何救的?”

“是我给熠儿下药,不然他不会高烧不退。”

“所以这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

“为什么要这样做?”

“只有熠儿快死,你才会跪着求我救她,我才能嫁给你。”

凤绪澈握住拳头,恨不得一把拍死眼前的女人,不过这太便宜她了。

走出水牢,江肃迎了上来,“王爷不会就这样放了梦轻衣吧!”

“不可能放了她,我等月涯醒来亲自收拾,梦轻衣差点害死月涯,这次我不会放过。”

“既然如此,干爹直接把梦轻衣处死好了,”熠儿声音传来,小家伙挎着小布包,刚下学回来就听到干娘出事,这还没来得及去宫家就听江肃说干爹把梦轻衣关进水牢。

江肃说是梦轻衣害的干娘这样,他一听好气愤,这才想弄死那女人,这次就算干爹要放了那毒妇,他也不会放了,歹毒之人就要他这种人来磨。

“我决定等你干娘醒来惩罚她。”

熠儿一听嘟嘴,“别了吧!干娘那么心软,到时候舍不得那岂不是又放虎归山,不如交给我和江肃,干爹估计也不忍心收拾。”

江肃对他竖起大拇指,这孩子聪明啊!

凤绪澈看向江肃,“你教的?”

“当然不是,是熠儿自己聪明,对不对熠儿?”

熠儿点头,“难不成干爹舍不得那狐狸精,既然舍不得那我就让干娘离开算了,反正干爹有狐狸精了,自是不会要干娘,熠儿可不想干娘委屈。”

“你这孩子是激将法,敢威胁父王。”

熠儿双手叉腰,“你要干娘还是狐狸精一句话?”

“好,梦轻衣交给你,你随便折腾,死了我也不管,我去照顾你干娘。”

凤绪澈这次真的动了杀心,不管熠儿会做什么,总之梦轻衣不能活着。

熠儿被江肃牵着走进去,看到水中眼神涣散的女人,江肃一愣,“这女人中了傀儡针。”

“熠儿知道,这是干爹的绝学,那我们要如何惩罚她才能给干娘报仇雪恨?”

“你想如何?”

熠儿眼珠子一转沉声道:“把所有毒蛇放进去咬死她,她不是给干娘下蛊虫吗?那我们就给她点化尸水,直接让她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变成血水。”

江肃嘴角一抽,“你这孩子好恐怖。”

“对待毒妇,我们要比她更恐怖,否则死的只会是我们。”

“你不怕你干爹收拾你。”

熠儿瘪嘴,“他要是敢收拾我,我告诉干娘离开他。”

“哈哈哈!你这孩子绝。”

就这样在熠儿的吩咐下,江肃让手下准备了好多好多毒蛇,全部放进池子中,中了傀儡针的梦轻衣至死都不知道她会彻底消失,随着她意识消散,系统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

【梦轻衣你作死作过头了,挑战系统失败,从此下线。】

梦轻衣脑海中拼命呼唤让系统救她一命可最终还是无济于事。

【我们系统把任务交给你是让你渡劫,不是让你这么歹毒害人,现在好了,我们要找其她宿主,你好好投胎吧!】

【宿主梦轻衣系统挑战失败,即将下线,下线倒计时......】

熠儿看着被蛇缠住的女人对着江肃道:“江叔叔,化尸水洒她身上,从此再也没有梦轻衣。”

“我也恨极了这女人,今天就让她消失。”

随着化尸水撒上,梦轻衣很快便和身上那些蛇一起化成血水。

三天后,月涯终于醒来,看着窗前闭着眼睛沉睡的男人,月涯嘴角扯起一丝笑,虽然她一直昏迷,可是她知道守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一直是他。

泪水滑落,她心疼的握住他的手。

凤绪澈刚睡着就感受到被人握住,他猛然睁开眼睛,只见月涯正看着他落泪。

凤绪澈激动的握住她的手,“太好了,你醒来了。”

“阿澈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傻瓜。”

抱住她,身后传来熠儿的声音,“亲一个亲一个。”

“哈哈!你这臭小子。”

凤绪澈的吻落在月涯唇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武道战神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仙王归来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鉴宝神医 泛次元聊天群 诸天祖师模拟器 至尊仙道
相邻推荐
虐文退!我靠学习在线改剧情大明第一武夫洞房夜,摸到了老婆的狐狸耳朵再战绿茵绿茵之刺客传奇斗罗:绝世之霍雨浩的重启人生失忆后,暴君他很会撩异界的特殊勇者传说海边渔村的悠闲生活我有武道纠正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