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2章 顾生视角中的那一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叫顾生,也是被剩下来那一个,他们总说我身上阴郁低沉,靠近我都会觉得窒息。

小的时候我也有爸爸妈妈,只是后来,爷爷为了他的利益关系,放弃了所有救助他们的机会。

生在这种家庭,有些事情是难以避免的,这是我二十多岁明白的事情,只是十几岁的我,不能不恨他。

第一次遇见舒舒是一个下着阴雨天的傍晚,那天,我站在母亲的墓碑前,又是整整一天。等到天色基本暗了下来,墓园里安静的只有雨声和风声。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就那么穿了过来,她来到我身边,问我是谁,我没讲话。她就拉起我的手,塞给我了一颗糖。

她碰到我的那一刻,我没有厌恶,只是觉得她的手很温暖。

她和我不一样的,她妈妈虽然去世了,可是所有人都爱着她,而我,最爱我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握着那颗糖,心里都是讽刺,离开前把那颗糖扔在了母亲的墓碑前:“我早就不吃糖了。”

我的母亲是一个有些胆小的小姑娘,小时候一害怕她就会给我塞糖,她总说什么都会过去的。

支撑我的从来不是糖,而是那个一直给我递糖的人。

在大院里,遇见了林辰。其实我的性格还是那么差,只是他好像渐渐发现了我那一点善心,总是跟在我身后,冲动的要命。

总是因为别人一句不好听的话和他们打起来,打完架擦擦嘴角跟我说:“谁说你我就揍死他。”

看起来傻乎乎的,那个时候他才十来岁。

虽然看着不聪明,可是我那点善心总归是用对了人,呵,我有了一个靠近我不压抑的人。

后来,在高中的某一天我又看见了那个女孩子,在墓园给我递糖的女孩子。

她长得很漂亮,眼睛又大又亮,总是喜欢抿嘴笑,温柔又可爱。

可是像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去接近她呢?

我的躁郁症一直没有治疗,我一直尽力的压着自己的情绪,压着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念头。

可是我还是成宿成宿的睡不着觉,即使把安眠药加到了最大剂量,也会失眠。

是啊,我这样的人,像是从地狱上来的疯子,怎么配去接近她,她身上干干净净,我何必去污染了她呢?

我喜欢的女孩儿,她应该有最完美的人生,一生顺遂,遇见一个喜欢的人,健健康康的度过这一生。

所以,纪望舒啊,别对着我笑了,我怕我会忍不住把你也拖进地狱来陪我。

事情和他预想的一样,即使他的内心早就波涛汹涌,她也只是认为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同学,后来,小姑娘有了个喜欢的人。

真好,除了我,一切都很好。

高中毕业以后,她的成绩很顺利的考进了一个不错的大学,我依旧用着各种各样的借口去她的学校看她。

可笑的是,我依旧没有任何理由去接近她。

因为爷爷的关系,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所以报考了军校,不是伟大,而是在被折磨的午夜梦回里,我想,这是我能想到最合适的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御天武帝 鉴宝神医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相邻推荐
我!废柴四小姐!屠魔兽!掀翻大陆!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大不列颠之影重生七九钓鱼养家史上最强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