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章 小四轮风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只听赵广定说道:“嘿嘿,那等俺把电视买回来,请孙书记坐俺家炕头看电视。”

大伙都乐了,有请吃饭的,有请喝酒的,还头一回听说有请看电视的呢。

孙书记挥挥手:“行了,大伙心里有个数就行,有钱了也坚决不能乱花,下边有个好事,省里下达文件,要求基层都评选万元户,把大伙招来,主要是商量这件事。”

赵广定又蹦起来:“孙书记,这事好办,在座的都是万元户,随便拉出来一个就行!”

孙书记向台下望望,一共坐着三十多个村民,每一个,都刚刚从储蓄所领回来最少一万块,可不都是妥妥的万元户吗?

一时间,他的心情也有点复杂。

在他去县里参加会议的时候,县里可是明确说了:每个乡镇,必须推选出来至少一名万元户。

各个公社的一把手都在场,大家自然也难免议论一下。

有好些公社书记都愁够呛,原因很简单:他们公社,真找不出来一个万元户啊!

他们都是今年刚分地,收成是比往年好一些,但是也没到一步跨进万元户行列那么厉害。

而农村的个体户也刚刚冒头,都是骑着自行车卖麻花和冰棍儿之类的小商小贩,赚个辛苦钱,距离万元户可差远了。

此时的万元户,放到几十年后,可比家里有几百万的人还稀罕。

孙主任也听那些同事商量了,没有万元户咋整,凑呗,家里的房子啦,牛马啦,所有财产东拼西凑,尽量凑出来个万元户,谁让上面下指标了呢。

此刻,孙书记望着下面满坑满谷的万元户,心中也不由豪气大增:哈哈,还是俺大胡子手下兵多将广,各乡镇的一把手同志们,要不俺每人借给你们一个万元户,哈哈哈!

随后孙书记大致读了一下文件,按照上面要求:每个乡镇,要推选一至三名万元户代表,到时候去县里参加表彰大会,发奖状戴大红花的那种。

一听这个,赵广定曾一下就蹿起来:“俺,算俺一个!”

“还有俺!”

曾曾曾,下面三十多位全都站起来,齐刷刷的,就像庄稼地里的包米杆子。

好好好,孙书记乐得大胡子直翘。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最多三名,你们超标了好不好?

烦,万元户太多了也烦。

孙书记平生第一次体验到幸福的烦恼,他摆摆手,叫大伙先坐下,然后说道:“顶多选仨,你们回村自己商量吧,明天把名单报给我,行了,散会散会。”

村民们全都坐上小四轮回家,大伙都讨论了一道,等回村下车之后,李卫国就看到赵广定和赵老板子这哥俩,在雪地上支起黄瓜架,开始摔跤。

“干啥呢?”王队长吆喝一声。

赵广定抓着对方的肩膀,脚下来了个别子,终于把赵老板子放倒。

不过他自个也没得好,赵老板子一直揪着他袄领子呢,把赵广定也带倒,俩人顺势就在雪地上骨碌起来。

旁边看热闹的也跟着起哄架秧子,赵二两扯着公鸭嗓给王队长解释:“这俩人都抢着当万元户,谁也不服谁,就先撂一跤,谁赢了谁当。”

李卫国听了也是哭笑不得,干脆直接回家。

家里都做好饭了,就等他吃饭呢,他把存折交给大姐,一家人边吃边聊。

听说要选万元户,李金梅的眼睛也亮了:“国子,我也要当!”

闷头吃饭的二哥李卫军也放下快子:“国子,俺也想试试!”

“三哥,我……”李小梅也激动地站起来,然后被旁边坐着的李小鹿扯扯衣襟,小手还摆了摆。

小当家只能又坐下,她的储钱罐里,一百块钱还是有的,距离万元户还差了点。

不过李小梅还是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大姐,二哥,你俩争不过三哥的,不是有仨指标嘛,正好咱家包圆得了!”

李卫国扒拉一下她的羊角辫:“可不能太贪心,咱家选出来一个代表就行,我就选大姐啦。”

“俺没意见。”李卫军也点头同意。

可是李金梅却不好意思起来:“还是国子你当代表吧,水库比养鸡场赚得多。”

李卫国乐呵呵地望着大姐,他知道大姐性子刚强,一支努力在支撑这个家,当然也更希望得到认同。

所以无论如何,李卫国也要帮大姐圆这个梦,再说了,李卫国更习惯自己站在幕后。

于是他笑着对李金梅说道:“大姐,你听我说,现在万元户本来就稀罕,尤其是妇女之中要是能涌现出万元户,那肯定更稀罕,别说县级的,很可能还会向上级推荐,所以必须大姐你去!”

李金梅也激动得脸色涨红,戴红花领奖状,谁不想啊。

她为了这个家,为了弟弟妹妹,初中毕业就辍学,不能像四妹那样考大学了,但是她的心里,也有追求和向往。

原本只是隐藏在最深处的小火苗,在李卫国的呵护下,不断壮大,即将绽放出生命中最绚丽的色彩。

就在这时候,炕上忽然传来哇哇几声,满腔热血的李金梅连忙跑到炕边,抱起小贝贝,嘴里轻声哄着,瞬间化作一位慈母。

饭桌上的几个人相视而笑,事情就这么定了,他家就选大姐当代表了。

等到第二天,大馒头推荐的万元户代表也尘埃落定,除了李金梅之外,还有赵广定和鲁大龙。

老赵之所以能颖脱而出,主要是除了种植水稻,还有养鹿和养香獐子的加成,从而胜出其他村民一筹。

鲁大龙现在是水稻种植方面的主要负责人,而且他是留守知青,跟知青稻的关系也最密切,占一个指标再正常不过。

原本知青们一共开垦了一百亩稻田,其他知青返城之后,这些田地都落到鲁大龙他们几个人身上。

李金梅就更不用说了,家里的稻田且不论,光是养鸡的收入,就达到万元户标准,大伙也都服气。

唯一叫大伙有点想不通的是:竟然没李卫国啥事。

这个就有点不合适了,村民心里都有数,大馒头屯能有今天,出力最大的就算是李卫国了。

而且水库明晃晃地摆在那,收入也有目共睹,按理说,选李卫国才是最合适的。

王队长和老村长也把李卫国叫去,询问了一下他的意见之后,这才把名单报到公社。

孙主任在查看这个名单之后,思索了一会,又拿起笔来,把李卫国的名字给添加上去。

多一个就多一个呗,谁叫我们这万元户的基数大呢,你有意见啊?

这件事,对大馒头屯的村民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明显能感觉到,大伙的心气儿更足了。

是呗,赵广定这样原本的懒汉都能成万元户代表,俺们差啥呀,来年使点劲,非得超过他不可!

转过天来,两辆小四轮车满载着村民,再次出发,这一次的目标,是县里的农机公司。

大伙怀里都揣着大量的现金,目标只有一个:小四轮。

李卫国自然也在其中,他暂时不需要买小四轮,主要是把承包山林的二期工程落实一下,花的钱,比大伙都多。

赵广定也挤在人群之中,身上穿着厚厚的羊皮大衣,毛朝里的那种,脚上穿着大靰鞡头,头上扣着狗皮帽子,两个帽耳朵耷拉下来,系在一起,长长的狗毛上边,都是一层白霜。

这老小子嘴里还不老实:“这要是劫道的可发了,一下子就能抢十多万快!”

“你小子能不能别念殃。”后边也不知道是谁在他的帽子上敲了一下。

好的不灵坏的灵,结果前面的路上,还真窜出来一位彪形大汉,胡子拉碴,透出几分草莽之气。

“不好,公社书记改行当劫道的啦!”老赵带头起哄。

正是公社的孙书记,他负责给联系的农机公司,自然也要跟着跑一趟。

两辆小四轮洒下一路欢声笑语,跑了快俩小时,这才到达县城,好在大伙都全副武装,才没被冻成冰棍。

“走,先去罐头厂暖和暖和,喝口热水。”李卫国指挥着两辆小四轮,开进罐头厂。

村民到这里也仗义,大贵子的厂子嘛。

田大贵闻讯迎出来,一瞧这阵势,也吓了一跳:“干啥呀你们这是,办年货还早点吧,哎幼,孙书记也来啦,都快点进屋!”

大伙进到会议室,里面有暖气,把外面的武装都脱下来。

这个是必须的,外衣上面满是寒气,进到热乎屋里,寒气被热气往里撵,要是不脱下来,寒气入体,容易做病。

众人很快就用茶缸子和饭碗啥的倒上热水,田大贵乐颠颠地拿出来一份报纸抖了抖:“国子,咱们上报纸啦!”

报纸是春城日报,头版头条,就是田大贵给农大捐款的事。

“俺瞧瞧,俺瞧瞧!”赵广定一把将报纸抢过来。

“小心点,别扯坏喽,广定你认识字咋滴?”村民们嚷嚷起来。

老赵兴冲冲端着报纸:“俺不认识字,还不会看画嘛,哈哈,大贵子,你这相片还挺精神滴!”

“那是!”田大贵那叫一个美呀。

李卫国拿过来报纸,大声给大伙读了一遍,报道写得真不错,热情洋溢,感人肺腑,看来这五十万块真不白花。

这还是最直接的,其它间接方面的影响,则更加深远,比如政治上和名声等方面。

“大贵,你小子真是好样的,有钱不忘本,值得学习。”孙大胡子也表达了敬佩之情,脸上也是一副很光荣的模样。

因为报道上介绍田大贵的经历,写到了大馒头屯,大馒头屯,归大胡子管。

李卫国也笑着说道:“大贵叔,这报纸得好好留着,太有纪念意义了。”

“对,这要是放以前,都得供上。”赵广定也跟着熘缝。

“早就留起来了,等以后俺专门准备个卷柜,就放这些。”

这次的捐款,彻底给田大贵一下子打开一扇崭新的大门,让这个山沟里走出来的特殊人物,从此踏上慈善家之路。

李卫国望着兴奋无比的大贵叔,感觉自己好像触发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不过他并没有去试图阻止正在兴头上的田大贵,人这一辈子,难得碰上自己喜欢而又想做的事情,就让他尽情去挥洒好了。

大伙在罐头厂这边呆了半个多小时,也全都暖和过来,便嚷嚷着去农机公司。

李卫国还有事,就不跟着去掺和了。

他直接去了林业局,商量继续承包山林的事情。

这事也不是一天能跑下来的,今天去,主要是和领导碰碰面。

只是这些日子,县里边有点风起云涌的架势,据说不少领导都要动,林业局这边,也没人牵头办事,毕竟李卫国这事,也属于大事了。

从县大院熘达出来,李卫国就沿着大街回罐头厂,走到南三道街市场的时候,就看到乌央乌央的人群,都向路边聚集。

出啥事了,李卫国也不由得来回张望。

很快他就看到了壮观的一幕:只见南北大街上,突突突开过来一排小四轮拖拉机,好家伙,还真有点一眼望不到边的架势。

小四轮都是崭新的,最前面都绑着一朵大红花,明明是小四轮组成的车队,愣是开出了后世豪华车队的感觉。

李卫国也看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赵老板子,王队长,赵二两,谢老抠……

他们都开着小四轮,一个个显得威风凛凛,那腰板挺的,比出征的战士还直熘。

道两旁看热闹的人也议论纷纷,李卫国就听到身旁有人吵吵:“这干啥呢,农机公司搬家啦?”

“瞧着不像,好像是新买的小四轮。”

“买一辆两辆就不错了,还能一下子买十多辆,这玩意好几千块钱一辆呢。”

还真有了解内情的,一个大嗓门响起来:“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人家是向前公社红旗大队的社员,集体来买小四轮的,俺刚才就在农机公司,亲眼瞧见的。”

周围立刻响起一片惊呼声:“真有钱!”

那个大嗓门继续眉飞色舞地白话:“那是,俺瞧得真真的,都是一捆捆的大团结,嘎嘎新,掏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李卫国的嘴角也不由得微微翘起:看来咱们屯出名喽。

可是紧接着就听到有人问:“红旗大队是哪旮沓,没听说过呀?”

“就是大馒头屯。”还真有知道的。

“听说那屯子不是挺穷的嘛,别说大馒头了,连大饼子都吃不上熘?”

“那是以前,现在牛了,别说大馒头,人家顿顿都吃大米饭!”

李卫国心情不错:乡亲们这是掀起了一场小四轮风暴啊。

他很快就瞧见,车队最末尾,赵广定开着一个四轮子车头过来,这货还挺能显摆,身子随着车子颠颠哒哒的,上下起伏,还时不时地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朝道旁看热闹的人挥舞两下。

李卫国连忙挤出人群,吆喝一声:“广定叔!”

赵广定点了两下刹车,把小四轮停住。

得益于村里那两辆小四轮,大伙没事都拿着练手,所以开车的技术都不错。

“国子,上车!”老赵拍拍旁边的车翅膀。

李卫国跳上车坐好:“广定叔,你不是不准备买小四轮吗?”

老赵咧着大嘴:“嘿嘿,俺瞧他们都买了,国子,还是开着这玩意神气,俺这心里,比坐车接新媳妇都痛快!”

好吧,李卫国也就不再打扰他,估计现在就是广定叔生命中的一个高光时刻,还是叫他好好享受吧。

在行人无比羡慕的眼神中,小四轮前面的烟囱里喷出几团黑烟,勐地向前窜去。

好家伙,那烟囱里面都开始一个一个往外喷烟圈了,想想老赵抽烟也有这个本事,李卫国也不由大乐:啥人开啥车。

跑了一趟街,老赵又是一脚刹车,靠边把小四轮停下,他抬手指指道边的百货商店:“国子,俺差点忘了,还得买电视机呢。”

李卫国踅摸一下:“广定叔,你这光是个车头,电视机箱子也没地方搁。”

“你先帮忙抱着,到罐头厂就好了,有俩车斗呢。”老赵可不想空手回去,来的时候,媳妇都下死命令了,要他抱一台电视机回去。

家里赵翠花带过来的俩闺女,还有一个后生养的小子,虽然刚会说话,但是嘴里也唧唧唧地告诉他这个老爹呢。

说来也怪,赵翠花原本生了仨孩子,都是闺女,到了老赵家就生了个大胖小子,帮赵广定传宗接代,要不老赵能这么玩命干吗?

李卫国也就跟着赵广定下车,他估摸着,采购四轮子这个风潮之后,马上下一波就该轮到电视机了。

他大姐李金梅结婚时候的那台大彩电,可是把村子里老老小小都眼馋坏了,就算不能买彩电,那买一台黑白的也成啊。

进了一百大门,老赵昂首挺胸,直接来到卖电器的柜台前:“给俺来一台电视机!”

年轻的女售货员打量一下他:这是从哪个山头下来的?

只见老赵头戴狗皮帽子,身穿羊皮袄,脚下蹬着大靰鞡靴子,在售货员眼里,一瞧就是山炮。

售货员也没惯着他,鼻子里发出嗤的一声:“你知道电视机多少钱一台,就给你来一台?”

“那你说多少钱?”赵广定的腰杆没有刚才那么直熘了。

“这台十四英寸的,四百八,你买得起嘛。”售货员使劲白了眼前的山炮一下。

“四百八啊,比俺刚才买的小四轮便宜多了,那个四千八呢。”老赵一听这话,腰板又挺起来,还以为多少钱呢。

售货员又重新打量一下眼前的赵广定:“刚才过去的小四轮车队,也有你?”

“那是!”老赵使劲一拍胸脯,“还有没有大点的电视,这个太小,里面的人儿都看不清楚,最好是带色滴。”

售货员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大的倒是有,不过没有彩电,16英寸的行吗?”

老赵这回舒坦了:“中,先给俺开票吧。”

还不错,现在买电视机不再用电视票了,这也是好现象,证明商品的数量已经开始增多。

另外一个主要的原因是,电视机一台好几百块,一般的人家,真心买不起。

售货员拿着圆珠笔,唰唰唰给老赵开了一台电视机,是牡丹牌的,五百四十块。

这价格是真不便宜,快赶上一个工人两年的工资了,要是这么换算的话,最少能顶上几十年后的十万块。

所以说,在八十年代初期,家电的价格是真贵。

老赵乐颠颠地拿着票儿去交款,这一点比李卫国都强,李卫国刚回来那会儿,都忘了开票儿的事。

到了收款处,老赵直接从大皮袄里面拽出来一捆大团结,引得旁边的顾客侧目。

李卫国注意到,人群里边,有两个家伙,明显地眼睛一亮,然后彼此对了一下眼神。

这年头的小偷儿还是比较多的,很显然,这俩家伙估计是看上赵广定这只肥羊了。

赵广定数钱太慢,就把钱交给李卫国,李卫国数出来五十四张,从小窗口里递进去,里面的出纳员又数了一遍,这才拿起戳子,在开具的票儿上卡察来了一下。

李卫国把剩下的钱还给老赵,赵广定随手就揣进怀里,李卫国注意到,刚才那俩家伙,又往前凑了凑。

就在这时候,就听有人嚷嚷:“在这呢,在这呢,俺就说嘛,广定肯定是买电视机来啦。”

随后就看到十几条大汉涌过来,正是王队长领着赵老板子他们。

赵广定显摆地抖抖手里的纸票儿:“俺都买完啦,16的。”

“这么便宜,才十六块钱,那俺也买一台!”赵二两一听也嚷嚷开了。

“是十六英寸的,五百四呢。”李卫国笑着解释一句。

赵二两犹豫了一下,然后咬咬牙:“成,那也买一台,还是坐自个家炕头上看电视好。”

“俺也买。”好几个人都跟着嚷嚷,还有性子急的,直接掏钱,就要交款。

“先开票去,俺听说了,拢共也没多少。”赵广定朝着那边的柜台一指,大伙呼啦啦就全都跑过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仙王归来 武道战神 寒门狂婿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作者其他书
你好,1983 仙吏 猎谍 老胡同 工业之王 大国手 网游之天地
相邻推荐
江东霸主我的女友是不幸体质最后一个锦衣卫斗罗开始的修道生涯开局从实业开始重生之香途穿越七零:退伍糙汉宠娇娇我在八零追糙汉重生八零:糙汉老公扛回家刺客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