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5.少女终将为王(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趴在装甲车上的英灵如跳板搏斗的海贼那样跃过来入侵,刚刚落上车前盖,它们手中的利刃就刺穿了MINICOOPER的引擎,看起来这些家伙甚至懂得汽车的构造。

MINICOOPER斜向打转,一头撞向高架边缘,路明菲摇下车窗,徒手抓住边缘翻身从车窗跃向车顶,浮光同时在这个动作中轻易地拔刃而出,这柄随心所欲的刀总是能在任何时候成为最得力的助手。

踏步,斩切,回转,战斗在MINICOOPER的车盖上打响,英灵们交错着进攻,协同作战已经堪称完美,但它们始终都无法摸到路明菲一下,每次看上去险之又险的躲避几乎都是极限,真正做到了所谓的片叶不沾身。

浮光与掌控中的转轮手枪成为了近身战中最好的搭档,路明菲把攻击她下盘的英灵钉死在地上,旋身用手枪抵着另一名英灵的脑袋连续扣动扳机,枪声如同暴雷,最终直接轰碎了那名英灵的脑袋,连同它的彷制头盔。

路明菲第一次看见了那些隐藏在头盔下的真实面目,这些头盔被戴上之后就会像是长在人的面骨上,和英灵完全融为一体,头盔碎掉也就意味着这个英灵的脸部被打的血肉模湖。

它们确实不是死侍,但又和死侍有类似的强韧特征,即使脑袋被崩碎,残存的手臂依然能在地上盲目地挥动利爪,全身失控地抽搐。路明菲不得不一脚把它的遗骸都从高架桥上踢出去,否则这些东西一旦多起来的时候就会成为麻烦,它很可能在你忙着规避敌人的时候冷不丁的握住你的脚踝。

捏碎倒不至于,但这种和被痴汉袭击一样的感觉绝对也会影响那一瞬间的动作,说不定自己的脑袋就会被人噼开。

来自古老语言的低沉吟诵声在风雨中奏响,这一批新来的英灵不像是前面那批那样狂躁,它们从高架桥下出现,缓步前行,黑色的长袍庄严而肃穆,隐约露出金色的龙童,斗篷下低沉的龙文如同一曲合奏的哀歌,让人想到教堂里的牧师们。

全部都是言灵力量,如果说之前的英灵算是人类顶级强者,能够以普通人之身被奥丁选中,是因为有强大的近身作战能力,那么现在这些人就应该是混血种里的强者,它们仍然可以使用生前的言灵。当数个甚至数十个言灵同时被使用的时候,其攻击的方式和规模就已经是奇幻游戏里的那种级别了,不说是地动山摇,也得是满世界烟花绚烂各种大爆炸。

君焰爆发!炽日爆发!这是两个极度危险的言灵,前者已经再熟悉不过,楚子航的看家本领,而后者则与君焰有着完全相反的性质,它不是爆炸,而是大面积的静态高温,已经能够接近与青铜与火之王自身的权能,两者交汇以后好比导弹攻击,炽热的爆破性烈风裹挟着惊人的高温,路面居然在短短瞬间内被炙烤的开始软化。

路明菲不得不回到自己的MINICOOPER后面躲避,眼睁睁看着烈焰的气浪把自己这辆买来一周的爱车吞噬,门板已经变成了铁板烧,即使保持着一定距离仍然觉得满脸都是火辣的热度,整辆车都被暴风推着往后滑动,两边是被分流开来的火红烈焰。路明菲感觉自己现在约等于一只挂在壁炉里的烤鸡。

“太不讲武德了吧!”路明菲抱头蹲伏。

“问题不大,用火来攻击青铜与火之王好比关公面前耍大刀,没什么好怕的。”路茗沢就站在火焰的气流中微笑,暂时中断了她的演奏。她是个只有路明菲能看见的存在,现实中的物理攻击对她根本就无效,就像她能坐在那么快又那么小的车里完整拉出一首小提琴曲。

“你是要召唤一只诺顿出来发动一次牛逼的攻击么?”总感觉路茗沢下一刻就会甩出一张印有诺顿头像的卡片来。

“不,我是说你,青铜与火之王,大地与山之王,此刻他们的权能都已经被我们借用了,作为掌控炼金术与主宰火焰的君王,青铜与火之王的权能就是超静态的高温,他不会畏惧火焰,记得你玩魔兽里遇到的那个拉格纳罗斯么?想象一下,你就是那种火焰之灵。”

路明菲愣了一下,路茗沢是不会对她说谎的,可什么时候起自己能拥有那些力量了?

她索性闭上眼睛,让自己完全脱离现实,所谓权能既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如果说言灵是慢慢训练掌握就会愈加强大的魔法,那么龙王们的权能就更像是天生的超能力,随心所欲,根本不需要什么龙文咏唱。

意识在心中回荡,她真的找到了那种感觉,仿佛一个炽热的火苗,就在自己的胸膛中无声的燃烧,那就是青铜与火之王的权能,看似微小,但威力无穷。

她忽然站了起来,迎面走向烈焰般的言灵风暴,其中的高温和爆炸瞬间就能摧毁她的皮肤,但现在她毫发无损,宛如吃了定风丹就敢迎着黄沙怪漫步的悟空,火焰,爆炸,热风,所有的一切在接触到她时都会无声地溃散,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完全蒸发了。

“我去!这也太神奇了吧!”路明菲随手朝火风中抓去,她居然能够凭空握住一团燃烧的火焰,元素对她来说成为了可以被掌握并且窥视的玩具。

“大地与山之王的权能也掌握在你的手里,回想一下你与夏弥的对决,她是怎么运用那种力量的,你也可以做到。”路茗沢说。

“可是这不对啊,要获得龙王的力量就得拥有他们的龙骨十字。见鬼,你杀了参孙和夏弥?!”路明菲惊恐万分。

“所以我说了是借用,这就是为什么你带来的队友不存在了,她们被留在了尼伯龙根和现实的交汇处,与奥丁的战争只能是你一个人的问题,只有你才有面对奥丁的资格。但那样的对手实在太过强大,所以我不会吝啬给你任何强化的机会,对参孙和夏弥来说,时间一直都停留在进入尼伯龙根的那个瞬间,她们拥有的力量则已经被在时间中继续行动的你借走了。”

“懂了,如果是夏弥面对这种情况……她一定会这么做!”

路明菲回头看向爆炸的狂风,视线被完全遮蔽,但她仍旧能看到那两个释放言灵的英灵头上那些数值,借此估算彼此的距离。她轻飘飘地挥拳,砸向脚下的露面,看不见的伟力沿着路面传导,沿途留下细微的裂痕,直到接近目标的时候力量才完全逸散,整个高架路面骤然崩溃,连同站在上面的英灵一起坠落。

大地与山之王的权能,对万物之眼的掌控,夏弥和芬里厄都多次使用这种技巧,对他们来说破坏是可控的,一拳出去能打崩一个月台,却又能让最后剩下的部分形成想要的形状。路明菲甚至没忘记在破坏路面的同时留下一道独木桥,那只够一个人踩着通过,这样才不至于一击之后把自己前进的路都给毁了。

更多的英灵从各种诡异的位置跳了出来,这一次甚至有些是飞着出现的,仰头能够看见他们尖锐的翼骨,和如破布一样的膜。

按照空气动力学的理论,这种挥舞起来到处都漏风的东西连滑翔都做不到,气流会从洞里漏出去,但这些会飞的英灵根本就不讲科学,它们发出如婴儿般尖锐的狂啸,雄鹰般扑食,几个英灵则踩着那条仅剩的独木桥交替前进压了过来,它们动作轻盈而精准,宛如跑酷的忍者。

路明菲没有别的选择,直接迎了上去,狭路相逢,唯勇者可胜,在这样的地方战斗好比给自己难度加倍,无论敌人还是自己,都像是马戏团里表演高空走钢丝的小丑。但进攻的强度也是同样被成倍放大了的,谁失误,谁就得从这里滚下去,这里的高架桥下方可不是郁郁葱葱的山野林木,而是澹青色的浓雾,那是尼伯龙根的边界,说不准会有什么,最大的可能还是死亡。

浮光在夜幕中荡起连绵的雨花,英灵的鲜血与飞溅的水滴相互交汇,直至看不清到底是有人受伤,还是攻击的速度快到了能斩断雨幕,独木桥上的交战没有任何人后退,浮光如蝴蝶般翻飞拉出绚烂的弧线,迎面扑来的每一个英灵都被精准地斩切开来,从天空中降下的敌人则被路明菲徒手抓住翅膀,狠狠贯向地面一剑封喉。

当下的战斗甚至已经不是为了什么信念而去努力的励志故事了,完全是单方面享受的虐杀,剥夺这些东西的生命完全能够称得上是泄愤的快感,所以每一刀都极尽暴力,致命而凶残。

期间路明菲甚至遇到了一些熟人,比如她曾经执行任务时击杀掉的死侍,这家伙的血统濒危,又违规服用了药物,言灵深血带有无法治愈的剧烈毒性,根本就无从近身下手,极其狠毒,伤害过的人都变成了遗骨,只能靠DNA鉴定来确认被害者的身份。

不过那次任务路明菲是跟楚子航合作的,也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协同去国外执行猎杀死侍的任务,最后是路明菲假扮靓女在舞会上勾引这家伙上钩,把他引到舞会场地外面去,由楚子航用君焰把他炸了个粉碎。

在记忆中这家伙确实是死到已经不能再死了,因为君焰的威力,最后连几块完整的尸体都不好找到,索性就被放弃,仅仅回收了一些组织碎片给学院研究使用。

当然楚子航在这次任务中一贯发挥了暴力杀胚的作风,君焰炸毁的不止敌人,也还有旁边的一栋陈年老建筑,事后两个人统统跑路对此事闭口不谈,但学院还是发现了他们的光辉战绩,于是两个人一起挨了批评处分,还有一份一万字的自我检讨书。

不过路明菲没有亲自写,因为两份检讨书都是楚子航写的,作为一个出任务从未失败但也总是出人意料的选手,在这方面楚子航非常有经验。

路明菲记得那个死侍的名字叫乔纳森,而几秒钟之前就是这个乔纳森怒吼着路明菲的名字扑了过来,全身染起紫色的毒雾,连自己的斗篷都被腐蚀了,浑身上下只剩干枯的骸骨,和游戏的骷髅兵差不多。这又一次见面路明菲全然没有给老对手任何机会,她直接用另一名英灵的尸体当做武器,隔着肉体一剑同时把他们两个贯穿,再一脚踹飞。

尽管是炼金武器,浮光仍然被那种强烈的毒性浸染,嗤嗤的泛起黑烟,似乎连刀身上的光芒都瞬间暗澹了许多。

路明菲信步前行,机械地高效重复着杀戮,掌握敌人数据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去浪费心思补刀,对手头上的HP变红归零了就是归零,不会再有爬起来的可能性。如果某个英灵的HP还有几滴血,哪怕它只剩下一只手在视野里活动了也得给它碾碎,否则它很可能就会在你留下一个后背的时候,忽然一跃而起掐住你的脖子。

英灵殿,这个言灵所缔造出的英灵们完全是死侍或者尸守的上位,英灵不但保持生前的战斗技巧,还会使用言灵和思考,这些东西的进攻并非毫无章法,会偷袭,会协作,会以自己为代价创造让队友进攻的机会,甚至还会装死。

有好几次敌人的刀完全是瞄准着自己的队友和路明菲一起进攻的,这样一来那一击就完全来自视野的盲区。如果不是靠着能看到这个英灵背后那一串战斗数据,路明菲根本无从察觉那里会有一个敌人,一定会遭到重创。

雨落狂流,血染长路,染红的积水沿着路面恣意流淌,映出刀光折射剑影,这一幕和多年前的那场决战如此相似,楚天骄曾经在高架桥上面对的就是这些东西,多年后又有一个人和他一样重复着相同的行为,他们都是挑战皇位的英雄,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英灵禁卫军,满城尽带黄金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仙王归来 绝顶保镖 寒门狂婿 史上最强大师兄 泛次元聊天群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鉴宝神医 御天武帝 至尊仙道
相邻推荐
入职殡仪馆,从呼吸法开始大周仙医最强人形辅助器全球降临大千世界我有一座梦幻城堡嫡女谋妃:绝色医妃倾天下盛宠之嫡女谋妃我在木叶抽美漫我在仙界养熊猫火影之重建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