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9章 旧梦重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孙大教授,你也算是咱们琼州省的老教谕了,自打我开创文教之初,你就担任咱们辖区的首席座师。如此殊荣,足以让任何人都望你项背。所以,我不希望你这样的标杆人物出现负面影响,更不想看到你沦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齐大人的意思是……”

“莫要插言,且听我把话说完!《左传》中曾有云:“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既然,错以铸就,就必须要设法弥补。如若不然,你于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道德之师?”

“啊!大人说得极是!”

经齐誉这么一顿劈头盖脸地训斥,孙暴瞬间就变蔫了。

且,他也听出了话中的弦外之音。

正所谓,明人不必细说,响鼓不用重锤。

像孙暴这种才高八斗的饱学之士,你只要轻轻地作一下点拨,他就能立马明白你的意思。

“唉,大人却不知。”

“不知什么?”

“落花有意随流水,而流水无却心恋落花。恭虽有解活之心,但那怨妇却无接纳之意,你说,如之奈何?”

“此言差矣!古人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如今金石不开,必是你精诚未至也!”

这说来说去,还是孙暴的错。

对,齐大人就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有点硬扣帽子,但孙曰恭却不敢有半点的反驳。

只能唯唯诺诺、点头称是。

齐誉见他的态度还算端正,便瞥了一眼做出吩咐道:“我限你在三天之内处理好此事,否则,定不轻饶!”

“三天?”孙曰恭闻言冷汗涔涔,杵在那里不敢作答。

“齐大人,三天时间实在是太过紧张!”

“然在我看来,三天已经很宽裕了!逢事,要多动动脑筋。”

孙曰恭闻言挠了挠头,忙拱拱手道:“恭乃是一介儒生,不懂得变通之术,还望齐大人不吝教我。”

“还要我教?”齐誉闻言冷哼一声,训斥道:“你呀,平日里不是挺风骚的吗?怎么一到了该用的时候,又使不出来了呢?”

风骚?

这是褒义?还是贬义?

一时间,孙曰恭有点捋不清头绪,脸上全是茫茫然。

见他觉悟如此低下,齐誉只得更为直白地说道:“你还否记得,当初给闻香阁所题的那幅对联?后来,我嫌它太过有伤大雅,而不得不亲笔题字以做更换。”

“题的对联……”孙曰恭一边回忆,一边喃喃自语道:“噢,我想起来了。其上联是:君若突飞猛进。下联为:妾当夹道欢迎。横批:精淦。”

啊!!

齐大人的意思是,用这种方式作为突破口?

虽然说,旧梦重温乃是好事,但也不宜这样粗暴吧?

与此同时,他还不禁泛起了膈应:还说我的对联有伤大雅,你题的那幅,也没觉得文明到哪里去呀?

闻香下马,摸黑上床。

读起来,不都是同一个意思吗?

齐誉见他面露开窍之色,这才说出理由道:“我听人说,那楚氏一直奉行一女不侍二夫的贞洁之道,既然人家只认可你,却又为何不借着杆子往上爬呢?”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孙曰恭闻言恍然大悟,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恭,受教了。”

见他答应,齐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除了破镜重圆之外,你还应该尽一下为人父的份内责任。怎么说,你也是咱们琼州省的高层名人,怎么可以让林蛋大他们母子靠吃奖学金度日呢?”

林蛋大?

这人是谁?

孙曰恭正欲再问,却见人家齐大人已经翩然离去了。

……

俗话说得好,有压力才有动力。

果然,宝刀未老的孙曰恭勒马提枪,以赵子龙的风格杀了个七进七出,一举征服了那怨妇楚氏。

当然了,他能有如此壮举,完全是得益于黄飞的虎狼之药相助。

这一次是,老子英雄儿好汉!

其子林蛋大,哦不,是楚中天也开始展露了头角,并顺利地成为了齐小爵爷研发团队中的副大队长。

在这个团队只有他们二人的单位里,他也算是博得了核心要职。

可以预见,琼州的研发会因人手的增加而得到提速。

而齐大郎,也终于可以享受到由教育投资所产生的反哺红利了。

除了以上之外,还有一项井喷意外的特别收获。

那就是,齐霄将他的首飞经验撰写成了操作手册,并交到了琼州府军负责人的手中。

而他自己,则当仁不让地当起了雏形空军的第一届总教官。

至此,琼州省再多出了一个兵种。

按照齐誉的规划,赫然形成了以海、陆、空、骑四元素为主的混合型编队。

他也首次提出了,多维度作战的新型战法。

只要训练能够跟上,用不了多久,就能形成实而有效的战力。

总得来看,一切趋于向好。

而心情大好的齐大郎特地来到了医院,向沉睡中的太上皇分享他心中的喜悦。

时不时地跑过来看看他,就算是尽一些做臣子的本分吧!

“陛下可知,随着时代的变迁,大奉朝的现行制度,已经演变成为了历史前进的绊脚石?尤其是,在国之版图不断地扩大下,很难形成一种大家皆认可的统一理念。而这种分歧,也已然变成了亟需解决的重大难题。”

“历史的大势,谁都无法阻挡,无论你认不认可、愿不愿意,这个世界都会向着以民为贵的方向阔步前进。而我,身为是变革号角的吹起人,绝对不会倒行逆施,以腐朽的方式去维护你的帝制。”

说到这儿,齐誉幽幽一叹,又道:“但是,又鉴于你当初‘不负江山不负卿’的庄严承诺,我很不想、也很不愿意去伤害你的皇族,否则于心不安。你说,我又该何去何从呢?”

齐誉怅望着昔日的君上,患得患失地发起了唠叨。

而和之前不同的是,现在的感觉很像是老友聊天,而非是君臣对谈。

多了分温馨,少了分提防。

或许,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齐誉才能做到真实和坦诚。

正感慨着,忽有军报送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寒门狂婿 御天武帝 史上最强大师兄 武道战神 鉴宝神医 仙王归来 泛次元聊天群 绝顶保镖 诸天祖师模拟器
相邻推荐
寒门小福妻爱德华侦探寒门武秀才寒门小娇妻寒门贵公子文化入侵海贼TFBOYS之完美的邂逅我的一万种死法八零后咸鱼术士大国实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