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85章 人类,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帝国星,君临大陆,君临城。

这是武帝一世曾经征服这片大陆的起点,也是艾达康曾经和帝国反抗军战斗过的终点。

在艾达康尚未重复它爷爷武帝一世的伟业时,它就被又一次的调动到了异星战场,统帅帝国远征军序列的全部单位。而在它之后,有过三只猩猩先后接任了帝国平叛大将军的职务,现任的是第三位——桃乌察大公爵。

这其中,艾达康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让艾达康如此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桃乌察的家族负责开采帝国星,以及一颗‘殖民行星’上的圣晶矿。那颗‘殖民行星’的环境,比异星的环境更为恶劣,就算是以帝国猩猩平均远超人类的身体素质,也需要完整的防护装备才能够在其中生存。

所以,如果按照联邦对于相关行星的分类来看,包括那颗行星在内的总计四颗帝国能够到达的行星,全都应该被称之为矿星。

当然了,如果帝国愿意投入巨量的资源、时间,对这四颗矿星进行改造,或者是像联邦一样在异星上建造生存基地的话,这四颗矿星都能够被称之为殖民行星。

但掌握了跃迁门技术的帝国,又怎么可能会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它们完全可以继续演算能够观测到的行星,不断的尝试开启随机的小型星际跃迁门,像是登陆那四颗矿星,以及属于联邦的异星那样,登陆更多的行星地表。

相比于改变一颗行星的恶劣环境,哪怕只需要改变局部区域的环境,所需要消耗的资源和时间,也要远远超过寻找一颗新的行星。找的多了,总能找到类似于蔚蓝星这样的宜居行星。

利用观测星空得到的信息,以及跃迁门的技术来寻找新的行星,最大的问题在于宇宙依然处于膨胀的阶段,身处于其中的万事万物都在不断运动着。无论是联邦还是帝国,能够看到的星空都是几万年甚至是几十万年之前的样子,由此得到的信息就算是经过了复杂的计算,绝大多数还是会对随机跃迁门的开启产生严重的干扰、影响。

就拿联邦所在的太阳系来说,整体相当于是以每秒两百五十公里的速度,在绕着银河系中心处的巨大引力源转动着,太阳系内的各个行星,又都有着各自围绕太阳的公转轨道,而且是会发生变化的公转轨道。

所以,就算是帝国在四十光年之外的地方,看到了太阳发出的光芒,侦测到了蔚蓝星、异星的存在,但也是至少四十年前的状态,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掌握蔚蓝星精确的坐标信息呢?

而且,并非掌握了精确的坐标,就能够直接开启不需要跃迁基地的跃迁门,还需要合适且特殊的环境。比如,异星能够建造跃迁基地的区域,最适合的就是帝国三个跃迁基地所在的坐标。

蔚蓝星上或许有这样的坐标,但帝国目前依然没能掌握。

“二十年前,皇家科学院的那些猴子们就说,只需要五年时间,就能够直接开启到达蔚蓝星的随机跃迁门,十五年前,那些猴子们还这样说,十年前、五年前……现在,那些猴子竟然还这样说!”

桃乌察愤怒的说着,身为在异星‘失败’了的大将军,它能够再次得到帝国大将军的职位,并且负责消灭帝国反抗军这样的重任,不知道被多少只猩猩和猴子羡慕着。

可又有多少猩猩、猴子能知道,它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呢?

第一,帝国反抗军不可能消灭。

第二,武帝三世知道它投靠了艾达康。

第三,艾达康索要更多的圣晶,而且要求是天然圣晶。

只是这三点,就让它整天都处于头皮发麻的状态,帝国在异星的战事又一直处于失利的状态,特别是在三个位于异星的跃迁基地全都被联邦占据之后,帝国耗费了不知道多少资源,一次又一次的开启小型的星际跃迁门强行登陆异星,不断的积攒着反攻的力量。

结果却在一天之前被联邦给扑灭了。虽然给联邦的三大轨道空降军团,以及四大地面机甲军团,造成了据说很严重的损伤,但对于帝国和联邦之间的战争局势,又有什么意义呢?

对于它,又有什么意义呢?

幕僚很懂桃乌察的愤怒源自何处,在它身旁宽慰道:“就算是这一次我们帝国在异星的失利,需要有承担责任的,转移注意力的。但有艾达康亲王殿下在,陛下不会拿我们开刀的。”

换成是艾达康掌握恩赐能力之前,它或许没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保住桃乌察,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拥有了恩赐能力的艾达康,虽然没有像是骥星河那样成为一个恩赐机器,但它赋予帝国贵族以及平民,甚至是战奴的恩赐数量真的不少。

特别是平民和战奴,一手创建了反星河兵团,后来又升级为反星河军团的艾达康,直接无视了帝国贵族们的愤怒,将它所进行的大部分恩赐都给了平民和战奴,给帝国造就了一批新的‘贵族’,用特权阶级来形容更为合适,因为那些获得了恩赐的平民和战奴,并没有贵族的身份,有的只是军衔。

帝国这两年完成了类似于联邦的改制,军衔的名称以及所代表的特权,虽然和联邦的不同,可按照相关的翻译原则,同样可以用将、校、尉来代称。特权方面,那就远远超过了联邦。

联邦的军衔基本上只在军中有效,正常生活中,除了紧急情况之外都不会使用的军人优先特权之外,也就是薪资和福利相关,说破天了,也就是军事法庭相关的特权,但这其实不算什么特权,军事法庭比之联邦行政机构的法庭要更严苛。

帝国的军衔特权和贵族特权在很多方面都是相同的,甚至有封地的说法。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只有两点:第一,军衔和封地都不能继承。第二,‘封地’只有税收分成的权力,没有行政管理的权力。

也正是因为这一系列的改制方案,让帝国的新老贵族们,都对武帝三世的统治极为不满,甚至有一些因为战功而得到了军衔的猩猩、猴子,同样有不满的情绪,换成是改制之前,它们都能够成为真正的贵族。

于是,桃乌察就认定,帝国的反抗军不可能被消灭。它这个帝国平叛大将军,会和前两任一样被问责,甚至可能会被剥夺大公爵的爵位,进而影响整个家族的利益。

“艾达康……呵呵!”

桃乌察冷笑出声,它和艾达康的交易已经出现了问题,在武帝三世和艾达康都对圣晶有更多的渴求时,夹在中间的它以及它的家族,简直就是热锅上的蚂蚁,跑都跑不了。

如果帝国在异星的战事,出现重要胜利的话,它的危机就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解除。可现在,却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利。

“报告!”

汇报声突然响起,刚刚收到一个消息的传令兵,表情是难掩的震惊,它看着桃乌察用惊慌的声音说道:“大将军,我们,发现了联邦机甲。”

“联邦机甲?”桃乌察的表情在瞬息之间,变的跟传令兵一模一样,语气同样惊慌的确认道:“在我们的战场?在我们的星球?在反抗军的阵营?”

“是的,在,我们的战场,在我们的星球,在反抗军的阵营!”

“是不是联邦支援反抗军的机甲?”桃乌察强自镇定道:“我要你们立即确认,是联邦支援给反抗军的机甲,还是联邦的机甲,不惜一切代价!”

“大将军。”传令兵把情报展示出来的同时,语气持续惊慌的说道:“已经确认了,是联邦的机甲,因为我们看到了……人类!”

桃乌察没有再问,它看到了办公室的屏幕上显示出来的一段视频。

四架联邦风格的机甲,在位于帝国星君临大陆的战场上,突然从掩体后方出现,并在第一时间发起了冲锋。它们在帝国星的重力环境下,依然能够爆发出正常情况下,机甲只能在异星那种低重力环境下才能够爆发出来的超高速度。平均时速都超过了三百公里,并且拥有着常规火力难以造成损伤的超强防御力。

距离该处战场的帝国反抗军最后一道防线,只有联邦距离尺度三十七公里的帝国炮兵阵地,在联邦标准时间十五分钟之内,被这四架机甲强行突破并摧毁。

而后,四架联邦机甲从容撤退,但在这四架联邦机甲撤退至反抗军的防线时,其中有一架机甲的驾驶舱舱门竟然在战场上开启了。背对着帝国大军的方向,在炮火的轰鸣声、硝烟和火光之中,有一个相比于猩猩们而言并不算高大的身影从中跳了出来,落在了帝国星的大地之上。

那是一个穿着小型机甲的身影,桃乌察知道,在联邦这种小型机甲被称之为单兵外骨骼装甲。

它更知道,联邦的机甲战士里,目前只有两个人使用过这样的方式驾驶过机甲——穿着单兵外骨骼装甲驾驶机甲。

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让它颤抖的名字时,视频中的镜头聚焦,精准的锁定了突然开启了面甲的小型机甲,一张人类的面孔出现在了帝国前线指挥部的猩猩、猴子们的视线中,出现在了桃乌察的视线中,或许还已经出现在了艾达康、武帝三世的视线中。

桃乌察突然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张人类的面孔并不是最让它恐惧的那个,但转瞬间又想起来什么,于是更为惊恐,以至于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骥荣欣月?骥荣欣月!”

桃乌察不受控制的惊呼声中,它身旁的幕僚们、亲卫们,全都知道了那个在帝国星的战场上,毫无顾忌展示自己面貌的人类的身份。

“骥荣欣月?”有幕僚狂喜:“大将军,这是我们的机会,这绝对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啊。”

“骥荣欣月!”有幕僚和桃乌察一样惊恐:“完了,骥星河来了,骥星河一定来了,我们完了。”

“骥荣欣月……”

前线传回来的视频中,骥荣欣月已经重新覆上了面甲并完成了穿甲,和另外三架护在她身旁的联邦机甲,消失在了帝国反抗军的防线深处。

桃乌察知道,另外三架联邦机甲的驾驶舱内,一定都是和骥荣欣月一样的人类。因为这四架机甲能够在帝国星的重力、大气环境下,突破三百公里的时速,并在帝国的狂轰乱炸中近乎于没有任何损伤,已经足以说明这四架联邦机甲都是联邦的国士级机甲,即帝国的亲王甲。

联邦再怎么支援帝国反抗军,也不可能把这样的机甲交给反抗军使用。

桃乌察还知道,此时这四架机甲或许已经通过被反抗军掌握的那个跃迁基地,离开了帝国星并回到了异星的战痕峡谷,但这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类,真的来了。

桃乌察深吸了一口气,下令道:“立即给我申请和陛下的通讯,就说……就说……骥荣欣月来了,人类,来了,骥星河,要来了!”

通讯申请很快被通过了,已经在表面上恢复正常的桃乌察,见到了武帝三世。短暂的情况说明之后,桃乌察正要申请更多的支援,以应对得到了联邦直接支持的反抗军时,就被武帝三世泼了一盆冷水。

“我知道了,就这样吧。”

通讯被挂断,桃乌察呆立当场。

半晌之后,它再次慌乱的接通了和艾达康的通讯,这一次不需要先进行什么申请。

同样的情况说明又说了一遍之后,桃乌察非常担忧,又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意思,问道:“陛下,是不是要撤了我?”

“撤了你?为什么要撤了你。”

“人类已经来了,陛下却没有给我更多的兵力和武器装备,这不是要撤了我吗?”

“当然不是。”艾达康笑着说道:“而是因为陛下很清楚,我也很清楚,你同样应该清楚的是,联邦对反抗军的支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会局限在极少数的机甲上。”

桃乌察愣了一下,突然就恢复了理智并想明白了。

虽然反抗军占据的跃迁基地,能够连同帝国在异星的二号跃迁基地,即战痕峡谷的那一个跃迁基地。但拥有核武器的武帝三世,随时都有能力彻底毁灭反抗军所占据的跃迁基地,哪怕该跃迁基地有防核打击的构造。

说到底,不过是核武器的数量和当量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联邦对反抗军的支援,就不可能是孤注一掷的,真要是大举支援,逼的武帝三世决定彻底放弃这个跃迁基地,同时放弃位于异星战痕峡谷的跃迁基地,那基本上是来多少是多少。

所以,联邦对帝国反抗军的支援,必然是拉锯式的,寻找着武帝三世的‘底线’。并尝试利用小型化的跃迁门装置,如同帝国这段时间在异星上做的那样,为之后的大举进攻做准备。

可是……

“骥荣欣月来了,骥星河怎么可能不来?”桃乌察想明白了,却还是很担心的问道:“如果骥星河来了,我们怎么挡得住他?”

“骥星河?呵呵,他在联邦的蔚蓝星呢。”艾达康继续保持笑容,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人类史无前例的到达了帝国星,语气轻松的说道:“而且,就算是他真的来了又怎么样呢?这里是帝国星,我们有绝对的制空权,他或许可以利用反抗军掌握的一些资源,隐匿的到达你所在的君临城,但又怎么可能找到你的精确位置?找到了,你不会跑吗?机甲那么大的目标,你的手下都瞎了吗?还是说,你认为他能冒充我们?”

“……”

桃乌察无言以对,骥星河刺杀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成功率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但它想起来一件事情,于是问道:“可如果他来了,并像是之前他和陛下约定的那样,申请和陛下的阵前挑战呢?”

这个约定,对于帝国来说早已不是什么机密,别说是桃乌察了,就算是帝国的普通平民和奴隶,在反抗军的宣传下也都知道了。

不得不说,帝国有的是猩猩和猴子,期待着骥星河的到来。而这一点,或许就是骥荣欣月为什么要在今天,肆无忌惮的暴露身份。

她要告诉帝国,她来了,人类来了。

“他不敢来了。”艾达康没有说那艘飞船的消息,而是语气确凿的说道:“只要他来了,那联邦就输定了。”

桃乌察很想问为什么,但艾达康既然没有明说,就说明它再问也不存在意义,于是换了个问题。

“那我之后,要和之前一样打?需不需要,针对骥荣欣月?”

“针对骥荣欣月?哈哈哈……”艾达康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嘲讽道:“你在异星对骥星河束手无策,所以,你认为在骥星河的孙女骥荣欣月来到异星的时候,你就有机会完成复仇了?想想,骥荣欣月凭什么敢来我们的星球!”

桃乌察追问道:“凭什么呢?”

它知道武帝三世在反抗军中,有地位极高的内应。从武帝三世、艾达康对于人类到达帝国星,而且是骥荣欣月为首的消息,非常平澹的反应来看,它们肯定比自己更早知道这个消息。

艾达康的笑容消失,表情认真了起来。

“因为,反抗军已经把它们掌握的那个跃迁基地,完全交给了联邦。并且,反抗军和联邦还有一个约定,他们联手攻下的所有连接异星的跃迁基地,都要交给联邦。”

桃乌察愣住了,原来人类不仅史无前例的来到了帝国星,而且,还是想来就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绝顶保镖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御天武帝 泛次元聊天群 寒门狂婿 仙王归来 至尊仙道
相邻推荐
边缘地带[HP]春色满汴梁地球主机抗日狙击手这个洪荒从金庸世界开始山门被围,我的弟子黑化了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全民修仙,我能看见弟子天赋直播孕吐:惹火小撩精仗肚欺人选秀当天被爆孕吐,冤种王爷喜当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