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8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身在后宅的李蕙质并不会知晓,就在她和冯贵妃交谈的时候,勤政殿内上演了如何的明争暗斗。

封闭多日的勤政殿内,走入了除南璟川与南璟昀之外的第二个人,南璟瑜一身明黄色的五爪亲王服步履稳健地走着,皂角靴在金砖地上发出并不清晰的声响,却足以扰乱人心。

“三弟,四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南璟瑜笑着看向了二人,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愤恨。他从未想过是这俩人被父皇信赖着,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俩人也盖得过他。

南璟川缓缓起身,看向了南璟瑜道:“好久不见啊二哥,怎么今日想起来探望父皇来了?”

“怎么说是探望父皇呢?我这是来保驾的……”南璟瑜轻轻一笑,看着南璟昀二人道,“父皇变成这副模样,你们俩人可逃不开干系。”

南璟川看着南璟瑜道:“什么意思?”

“我南璟瑜知晓秦王广陵王意图谋反弑父篡位,特来保驾,却不曾想……父皇已经被你们害死了!”南璟瑜语气冷冰冰地说道。

南璟瑜的话让南璟昀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道:“二哥你说什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当然是……”南璟瑜冷眼看向了二人说,“杀了你们清君侧了!”

南璟瑜此时也已经有些癫狂了,他缓缓抽出了袖中的刀子逼近了南璟昀,南璟昀是完全不懂武功的,看着刀子逼近不能想要闪避,身为兄长南璟瑜自然也是知晓这一些,所以他挑了南璟昀下手。

看着刀子逼近,南璟昀只能躲,南璟瑜毕竟是习武之人,很快就将南璟昀逼到了死角,就在南璟瑜举起了手中的刀子的时候,南璟川忽然出手将南璟瑜的手腕钳制住,不仅如此还一个翻折将南璟瑜狠狠擒拿住手臂交叠在后。

咔咔两声骨骼摩擦的声音响起,南璟瑜惨叫声也随之而起,南璟川竟是毫不留情的卸掉了南璟瑜的手臂上的骨骼。

“你们以二对一,卑鄙小人。”南璟瑜痛得满头尽是冷汗,他唇角已经颤抖了起来,面色浮白。他现在在期盼着,自家的外公与舅舅快些到来。

“对待你这个逆子,没有什么不应该做的。”就在南璟瑜期盼着的时候,一个不该起身的人悄然起身了,南凌峰缓缓坐起,看向了角落里一脸狼狈的南璟瑜。

南璟瑜看到南凌峰坐起,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道:“父皇……您怎么……怎么还能够坐起来?”

“怎么?当真以为朕老糊涂了?会被你们算计上?”南凌峰一脸嘲讽的看着南璟瑜,虽说早就知晓儿子给自己下药,但刀尖逼近自己的时候,仍然觉得十分心寒。南璟瑜是除却南璟风之外,他很是在意的儿子,这些年在南璟风不问世事的时候,他也费心思培养,却没有想到一腔慈父之心喂了狼。

南璟瑜大惊失色,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凌峰道:“您,察觉到了……你尽然知晓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说出来?”

“朕想要看看你们究竟还能做出如何大逆不道的事情。”南凌峰语气淡淡,他想过南璟瑜的多重反应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还会对着他多加指责。

南璟瑜摇头道:“你这画了一个坑让往里面跳,父皇……哈哈,我的好父皇竟然算计我!”

“算计你?”南凌峰冷笑道:“你有什么值得朕来算计你?你是朕的亲儿子,居然会给朕下药,朕为什么要留着情面,拉醒你埋下祸根?”

南璟瑜哈哈大笑了起来,“说这些都没有用了,父皇……你老了,该让位了……谁让你重视大哥多过我,谁让你不早点退位于我”

“你竟然还想染指皇帝的位置?”南凌峰笑了起来,“想不到朕的儿子野心很大啊。”

南璟瑜笑起来说:“父皇您老了,就该退位让贤。反正算算时辰,外公舅父也改进宫了,儿子便与您说说。我是皇后生的嫡子,地位合该稳固的。可您却从不把我放在眼里,用心培养是大哥,放权历练让三弟去,可我呢!我在您眼里究竟算什么,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我是你的儿子,皇位人人可以拿走,凭本事抢皇位。”

“愚不可及……”南凌峰冷笑一声,“你以为你舅父和外公是好人吗?他们可是打着改朝换代的想法呢!你以为他们真的是为了你?”

南璟瑜猛地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什么?”

“你以为朕不清楚这些事情吗?你外公不臣之心,朕十年前就已经察觉了,否则不会将没根线埋得那么的长远。真当朕是听信了你外公的话,才将武将外调的吗?真当真离开了陈家,就无法掌握朝政了吗?别把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南璟川接过话道:“你会过来,是皇后娘娘传的信儿吧?皇后娘娘久居深宫,恐怕也并不知晓陈家早就被悄悄抄家了,这可是七日之前发生的事情啊!”

“什么?”南璟瑜脸色灰白,不敢置信地摇头道:“不可能,思如说了,舅舅的算计就是里应外合,不是这样的。”

南璟川微微一笑,蹲下了身子看着南璟瑜道:“你们耍得每一道阴谋诡计,我们全部都知晓了。三哥侧妃的孕事,长子的病、大嫂伤身子的坐胎药,季家与冯家的事情,皆是有你们的手笔,你们的动作太频繁想不让人怀疑都不行了。”

“你们……”南璟瑜摇了摇头,“七日前……那不是你大婚的时候吗?”

南璟川点了点头道:“对啊!就是我大婚的时候,只是……我借着我的大婚,彻底铲除你们陈家而已。不然你以为我的婚事真的会从简吗?你以为我是真的不配丞相与太子太傅到场为我祝贺么?”

“南璟川……你居然,连自己的婚事都可以利用,你好狠的一颗心啊!”南璟瑜咬牙切齿,“那么那个思如……”

南璟川哈哈一笑说:“你们不是知晓吗?我外公是武林盟主,寻一二擅长做人皮面具的师傅还是可以的,你睡了的姑娘,不过是青楼名妓罢了。”

南璟瑜双眸通红,嘶吼了一声:“你们怎么可以都骗我!”

南凌峰起身,缓步走到了南璟瑜的身边低声道:“如果你不那么贪心,如果你不是串通了你的舅父外公惹下了这个祸事,朕说不定还真会中意你,但你的恶毒心思,你容不下你的弟兄们,朕也便容不下你,只能对你狠下心肠。”

“骗我……”南璟瑜仿佛遭受了莫大的打击,整个人的情绪有些失常。

南凌峰看着喃喃自语的南璟瑜,心里也是难忍痛惜道:“让人将他带下去吧!陈家的事情要好好的审理……”

“是……”南璟川与南璟昀一同称是。

看着二人南凌峰却是有些头昏几乎要向后跌去,南璟川紧忙搀扶住了南凌峰道:“父皇您怎么样?要不要传御医看看?”

南凌峰笑了笑摆了摆手道:“没事……”南璟瑜的事情对于身为父亲的他打击有些大,可是也只是有些累罢了,随后他看向了南璟川道,“川儿,这事儿你得和蕙娘道声抱歉,她大婚就这样被……毁掉了。”

“父皇……蕙娘会理解的。”南璟川苦笑,李蕙质原本就不信任他了,他又要如何解释着些事情。

小年宴不会因为这场密不可发的闹剧草草收场,宴席之上依旧是推杯换盏喜庆和乐。没有人会去质疑称病的几位亲王会出现在宴席上,也没有人会去猜测为什么这些人之中没有齐王殿下,就连皇后也并未出现。

参加过了宴会,南璟川陪着李蕙质去了李府,完成了早该完成的回门礼。而李蕙质生命之中至关重要的三个男人,也向她解释了欺骗她的身不由己。

看着父兄的眉眼,看着南璟川平淡的神情李蕙质是格外难过的,她可以接受南璟川骗她,但是她没有办法接受她的父兄和南璟川一起骗她,还是骗了她这样的久。

李蕙质只是听着三人说,自始至终没有半点言语,到了最后只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我可以接受你们的解释。”但是我没有办法原谅。

许是因为李蕙质太平静了,让李家父子包括南璟川都忽略了,李蕙质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人。她遭受了来自至亲至爱之人的三重背叛,不可能平静以对。就在他们找到李蕙质的书信后,彻底明白李蕙质的平淡那只是暴风骤雨前的宁静。

李蕙质留给他们的只有一句话:向来情深奈何缘浅,缘尽至此,不用挂心不需再找。

两年后……

又是那片碧绿森森的山上,山下依旧炊烟袅袅,山上的山神庙依然香火不绝。不知道为何,李蕙质又回到了这片让她记忆最深刻的村庄,只是在这里追忆着他们的点点滴滴。

“香香娘子,我保护你……”熟悉的声音响起,李蕙质猛地一惊,记忆仿佛与六年前重叠,如今已是青年的南璟川依旧是少年的打扮,张开了手对着李蕙质走来。

“好,我的傻相公,你可得保护我一辈子!”

看着眼前的男子,李蕙质知晓南璟川让何正川复活了……

没有再多的言语,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取代了千言万语。什么都不需要说,什么都不要提,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足以让他们了解对方的心意。

午后阳光格外的美,他们可以携手一直一直走下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御天武帝 鉴宝神医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绝顶保镖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相邻推荐
木叶村的不死狐妖凡人之求道长生凡人之家师韩立重生赎罪,回到妻离子散之前我能看到生死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