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5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提李蕙质是如何宽慰徐晶鹭的,此时此刻皇宫内冯贵妃所在的正阳宫,也是愁云满布。

南璟风递了手令,想要见一见皇帝和贵妃夫妻俩。这种时候,发生了这种事情,南璟风真的不知道该说与谁听。虽说二十五岁了,但人生之前一直顺风顺水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要如何是好才是。

“璟风?你这个小子怎么今日想起来看母妃了?莫不是前来找母妃讨要赏赐了?”冯贵妃的语调很是轻松,她自然是十分的高兴的,自家的儿媳阿鹭有孩子了。她很快就要做奶奶了,如何能够不高兴?

南璟风看着冯贵妃高兴的样子,实在有点不忍心,告诉冯贵妃事情的真相了,他很是为难。因为父皇母妃才刚刚知道事情的真相,就要给予他们沉重的打击,真的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接受这些。

“母妃啊……”南璟风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吐出了这三个字,随后又将话咽了下去,这种事情,他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口。

南凌峰看了一眼南璟风,笑着说道:“璟风啊……你递牌子递得是时候啊,我与你母妃还正想着要传召你进来,原本是有要事要与你说起的。”

南璟风听到皇帝叫自己的名字,快速的看向在上位正襟危坐的东方梓霖。“怎么了父皇,叫我来什么事啊!”

南凌峰看了一眼南璟风叹息了一声,“璟风,你也老大不小了,身边却只有一个徐晶鹭作陪,父皇知晓你与她感情好,但也不能只娶妻子不纳妾,未免太不像话了。”

冯贵妃温婉一笑,点了点头道:“这话是这个道理,你也应该知晓,我和你父皇都想着抱孙子。虽然老三璟昀也有了孩子,但毕竟你是嫡子,生出的孩子自然不是一般的!”

南凌峰又接过话道:“话是这个道理,你要明白是你大南的嫡子,身份尊贵。你占据嫡长二字,就该要有应尽的责任。”

“儿子无心的。”南璟风垂下了头,“弟弟们都是极好的,二弟璟瑜四弟璟川都是好样的,儿子……不过向往天地任我自由行罢了。”

他听到南璟风这样说,南凌峰十分不悦,怒声道:“这话从你的口中说出,真的让为父感到生气,你可知晓你是什么人?你是大南的嫡长子,你的责任,你的义务,你该做的一切,你告诉朕你想天地任你行?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陛下……”冯贵妃很是心疼南璟风,这个儿子虽然不是她亲生,但是十几年却是她养大的,不由得叹息道:“璟风,你也应该理解你父皇的苦心,要知道嫡长子历来是个靶子,争与不争都是个不安全的,你不争反而是会被人欺负找到把柄。”

“可是阿鹭她……”南璟风轻轻叹了口气,“我心思全系阿鹭一个人身上,我知晓我在意的是什么。如果伤害到阿鹭,我不会觉得开心……”

听到南璟风口中叫了徐晶鹭的名字后,那满满的惆怅感,冯贵妃很是敏锐得就不再说话,觉得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看着皇帝与冯贵妃都不再说话,南璟风低下头苦笑了一声,“父皇,你可知道阿鹭她怎么了吗?”

南凌峰与冯贵妃自然是不知晓徐晶鹭如何了,这王府的事情,他们身为帝妃向来是不大管的。尤其是冯贵妃,在后宫对应一干妃嫔都已经透不过气儿了,她如何还能够分神去管别人的事情?

“我给阿鹭诊过了脉,她的身体由于受到过重创,底子里已经垮了。以她现在的身子,估计会撑不到孩子出生。而且,她的孩子……根本就是要牺牲她,才能够得下……”南璟风无奈的说。

他很心疼徐晶鹭,他真的害怕徐晶鹭会出什么危险。南璟风向来不是个傻的,徐家已经式微了,一个徐晶鹭牺牲了,还有无数徐家女儿,根本不会在意。他知晓徐家的手笔,背后定然还有别人的指示,只是指示的人是谁,他尚猜不透……

冯贵妃听了眼里好像闪出了泪光,摇着头根本不敢置信,“不会的……我不相信。阿鹭现在身体多好啊……那个孩子,怎么会呢?”

“母妃认为儿子会说谎么?儿子会咒自己心爱的妻子吗?阿鹭是我最最在意的人,我怎么会盼望着她不好?她怀的孩子不仅是儿子的孩子,她更是儿子这辈子最最重要的人,儿子又何尝不想说儿子说的是假的啊……”南璟风的眉心深深的锁起,眼睛里似乎有无限的哀愁。

冯贵妃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她捂着脸摇头道:“璟风,你告诉母妃你在骗母妃。之前不还是好好的吗?你自己诊脉不也确定她无虞吗?”

“儿子太过兴奋,没有专注与她的身体。而且……她用的药,是孕期四月前,完全察觉不出异样,四个月后就会让孩子一点点的蚕食母体。”南璟风这话语说得艰难,他闭上了眼睛神情之中满是痛苦,他不知道自己该要怎么办了,孩子,自己的孩子啊!

南凌峰眉心紧皱,徐晶鹭此前有孕不到三个月,或许还有一救。他看向了南璟风道:“你什么意思?”

“我不忍心阿鹭出任何危险,那么只有放弃孩子了…….”南璟风深吸了几口气,冷静的说道。

南璟风轻轻点点头,这是要朕放弃朕的孙儿啊!!!

“阿鹭不会同意的。”冯贵妃摇了摇头。她知道徐晶鹭的脾气,如果告诉了她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孩子,而放弃自己的生命。

南璟风诧异地看向了冯贵妃道:“母妃,你怎么知晓?”

“我是女人,我了解女人。”冯贵妃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看着南璟风道:“璟风,你是她的丈夫,又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很多时候,你也应该有个主心骨。女人是需要男人呵护的,不论什么时候,都得给她一份动力。”

“什么动力?”南璟风苦笑着说,“她乐意牺牲,乐意为了孩子去死,但是我不能由着她,如果她有个好歹,我还要孩子做什么?”

冯贵妃摇了摇头,轻轻道:“可是璟风,你知道么?女人都是有母性的,保护孩子是一种本能,如果你强硬的要将阿鹭的孩子打掉,你们的夫妻情谊也就走到了尽头啊!”

南璟风闭上了眼睛道:“可是我没有办法看着阿鹭一点点走向死亡,我记得我母后,母后就是这样一点点的离去的,我又如何能够让阿鹭的事情,在我眼前重新上演呢?”

是的,南璟风记得。他一直都记得,他记得是母后怀了身孕,御医甚至都说是个女胎,自己会有个妹妹了,但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看着母后怀上孩子后,身体一点点的虚弱,精神一天天的萎靡,直到有一天再也起不来身子,只能依靠着药物尽心温养。终于到了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一整夜,雨水带走了母亲的生命,那个出生不过一日的小妹也很快就离去了。

这是南璟风心中永远的噩梦,他不愿意去想去回味,生命之中最最重要的人,不过是母亲妻子妹妹女儿,可是这些人,除却妻子外,他都失去过。如果为了孩子,牺牲妻子……

那么他与自己怨怼了十余年的父皇又有什么两样?

南凌峰听到了南璟风的话,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道:“你母后的事情你还是在怨恨我?但是……你可知晓,就是因为你母亲选择了徐晶鹭一样的路,你才会怨朕那么多年。”

身为一个皇帝,南凌峰并不傻。自己的长子,自幼博学聪慧,五岁前可以说是才智近妖,对于经史子集也是极为上心的。但自从皇后故去,长子就越发的闲散他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了一般。

而南凌峰是知晓,南璟风心中有着埋怨,怨自己没有能够留下皇后的性命。

“璟风……”南凌峰叹息了一声,“你的选择父皇会尊重的,但是你得答应父亲一点……徐氏落胎后,她得让出正妃的位置来。”

南璟风猛地瞪大了眼睛,怒视着皇帝道:“什么?父皇……你要让阿鹭失去孩子后,再失去正妃的位置吗?”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一个注定无子的正妃,皇家丢不起这个人。南璟风……你是皇长子,是嫡长子,你放纵恣意了那么多年,该要尽些责任了。”南凌峰看向了南璟风,“而且你自己长点心,自己的正妃保护不好,身为亲王都护不住一个徐晶鹭,你还妄想着身为平民能够从容?”

有些话南凌峰没有说得太过直白,南璟风从容了多年,或许已经忘记了。南国的规矩,自古以来宗亲立嗣,以嫡长为先。所谓的夺嫡,夺得就是这个嗣子席位,南璟风不争,那么就是活靶子,心甘情愿让别人打。

自己的长子出什么问题,这是南凌峰不会乐见的,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明白,但是他也想让南璟风知晓,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不仅南璟风是这样,所有人都是这样,身为皇室中人,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身为皇子,尤其是名正言顺承嗣的嫡长子更是如此。或许南凌峰没有说白,但是他自己是明白的,这次徐晶鹭的事情,根本针对的不是徐晶鹭,而是身为嫡长子的南璟风,真正想对付的只有他……

私德有亏,注定无子的南璟风便没有资格继承大统……

好阴狠的手段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御天武帝 鉴宝神医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绝顶保镖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相邻推荐
木叶村的不死狐妖凡人之求道长生凡人之家师韩立重生赎罪,回到妻离子散之前我能看到生死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