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刘邦:决定了,就是你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太子今已加冠,朕决意不日举行禅让之礼,将皇位传与太子,众卿以为如何?”

刘邦说完,一脸笑眯眯的模样,环顾左右,将所有人的神情都收入眼底。

比如戚鳃的惶急,张良的果然如此,叔孙通的惊喜,刘盈的惊讶和满脸懵逼,以及装模作样准备走出来劝谏的卢绾……

嗯,叔孙通的惊讶好理解。

儒家从来都盼望着致君尧舜,而尧舜都有禅让之举,如今刘邦虽然提出禅让的对象是刘盈,但谁说禅让儿子,不是禅让呢?

毕竟现如今的汉国是封建王朝,家天下,自然汉家江山代代传呀……

卢绾越众而出,躬身行礼:“陛下此举,上顺天心,下合民意,有上古圣王之风……”

于是刘邦愣了。

这厮不按照剧本来呀?

当初说好的,自己提出禅让,这厮出来劝谏,然后自己执意如此,这厮无奈附和,随后引领百官称颂……

在刘邦满是质疑的眼神中,卢绾微不可见的向戚鳃那边使了个眼色。

毕竟若是他出言劝谏,戚鳃发动自己收买的朝臣一通吵吵嚷嚷,使得一件可以顺顺利利完成的事情横生波折,这就有损刘邦禅让、刘盈继位的美名。

嗯,刘邦的名声他不在乎,重要的则是刘盈……

刘盈若是当上了皇帝,他家的宝贝女儿就算是皇后了……

所以,早就被卢绾打了招呼的樊会和周勃,一左一右站在了戚鳃身边,目光炯炯,杀气腾腾,随时做好了把这厮堵着嘴扔出去的准备……

然后,刘盈开始装了起来,拱手说道:

“陛下,儿臣何德何能……”

“太子休要妄自菲薄!”曹参出言打断,越众而出,面向太庙里的功候诸王,文武百官,详述起了刘盈过往丰功伟绩。

在一片连声附和,歌功颂德之中,刘盈只能‘无奈’行礼:“谨受命!”

…………………………

未央宫。

刘如意走在廊桥之上,一脸失魂落魄的神情,脚步蹒跚,跌跌撞撞。

他的世界,塌了……

他的信念,碎了……

尤其是刘邦前两日还抚摸着他的后背,连声夸赞着什么‘如意类我’……

骗子!

大骗子!

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于是,刘如意踉踉跄跄的推开殿门,一头扎进了满脸茫然的戚姬怀中:“母亲,怎么办呀……”

戚姬拨起刘如意的脑袋,皱眉问道:“什么怎么办?莫非又是太子欺负你了?说给母亲听,母亲带你去找你父亲评理!”

刘如意声嘶力竭:“骗子,他是个大骗子……”

戚姬眉头紧锁:“什么大骗子?你这孩子,怎么说起话来没头没脑的?”

刘如意满脸委屈,啜泣的说道:“父亲总是说如意类我,可到头来,却把皇位传给了刘盈!”

戚姬愣了一下:“什么皇位,今天不是加冠吗?怎么和皇位又扯上关系了?放心,你父亲如今春秋鼎盛,咱们还有的是机会!”

“没机会啦……没机会啦,母亲!”刘如意声嘶力竭的高喊:“今天在太庙,爹当众提出要将皇位禅让给刘盈,满朝功候大臣都表示赞同,就连外翁也一言不发……”

“现在,他们都在长乐宫饮宴呢!”

戚姬愣住,徐娘半老但美艳绝伦的脸上满是迷茫,喃喃自语:“禅让、禅让……那个老家伙,居然连皇位都舍得送人……”

这一刻,她的心中也满是悲愤。

毕竟刘邦每每在她这里过夜的时候,她各种小意逢迎,吹枕头风,而刘邦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对于聪明人而言,这就是默许!

所以,她也被骗了,是吗?

于是,戚姬愤然举起手边的羊脂玉茶盏,啪的一声摔碎在地上。

这,是刘邦送给她的礼物!

从前的她有多喜欢,现在的她就有多痛恨!

但,她又能怎么办呢?

刘如意是赵王,而赵国自古强盛,随随便便就可以集结十万军队!

然而,刘如意尚未加冠,并未就藩,此时赵国的大权掌控在朝廷指派的国相,也就是赵尧的手中……

众所周知,赵尧是刘盈的门客,是东宫的爪牙……

因此即便是赵国之军进入关中,只怕也是在帮刘盈擒拿她们母子……

至于戚鳃就更不用说了。

中尉府虽然有兵,但那些士兵维持一下治安,灭灭火灾还行,真的打起来,只怕分分钟就会被东宫的幼军杀的片甲不留!

重要的是,中尉府的军队,也不会跟着她们起兵作乱……

毕竟,她只是一个被老男人养在深宫之中的金丝雀,比不上那个住在椒房殿的女人!

对方,才是那只羽翼遮挡大汉半边天的凤凰……

所以悲愤过后,戚姬开始认命。

“儿啊,从今往后,你我母子再不要做什么春秋美梦……再见到刘盈之后,切莫如从前那般桀骜……”

只是她嘴上说着认命的话,心中却满是悲愤。

若是不想将皇位传给如意,又何必给她希望?

给了希望,又要亲手刺破?

那老家伙,太不是个东西了,以后,休想在她这里过夜!

刘如意却摇了摇头,昂起头,脸上闪过几分疯狂:

“母亲,现在未必到了认命的时候!”

“我在长安这些年,养了那么多的门客,招揽了那么多的游侠,不就是为了那一天吗?”

“燕赵多康慨悲歌之士,难不能我养的那三千门客之中,连一个专诸豫让、要离荆轲之辈都没有吗?”

一瞬间,戚姬手忙脚乱的捂着刘如意的嘴,连声说道:

“闭嘴,不要命了?这种话也是随便能说的?要是传出去,不光是你,只怕咱们戚家都要遭殃!”

“我告诉你,这种事情不仅不能做,想都不要想!”

“别说你那一群酒囊饭袋杀不了刘盈,就算是你杀了刘盈,你父皇就能将皇位传给你了?”

“难不成,你的父皇只有你一个儿子?”

刘如意虽然有些蜜汁自信,但戚姬作为一个耳濡目染过春秋战国游侠文化的人,心中很是清楚刘如意招揽的那些门客都是些什么阿猫阿狗……

毕竟之前刘如意遭遇长安人民‘屎弹’攻击的时候,他的那群门客表现的有多无能,可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听到戚姬的话,刘如意虽然很想说大不了把他的那些反正也没什么亲情的兄弟都杀了,这样刘邦就没得选了……

但他虽然疯狂,却并不愚蠢。

别的不说,刘肥是齐王,天下第一强藩,身边的门客数量只会比他多,不会比他少……

况且刘肥从小被剑术第一的虫达调教,如今虽然很胖,但身手依旧矫健,等闲三五个壮汉也近不得身!

所以,真打起来,只怕不是刺客杀刘肥,而是刘肥把刺客举起来扔到河沟里……

刘如意默然长叹,轻轻摇头。

看来他只有等了,等到他加冠就藩之后,蛰伏于赵国,静待天时!

………………………………

长安城南,燕王行宫。

几人欢喜几人愁,和刘如意那里的愁云惨澹不同,虞姬这里到处洋溢着喜悦之情。

卢绾派人前来送过消息了,说是一切按照刘邦的安排进行,禅让之事已经是板上钉钉,就等太卜等人测算一个吉日,即可举办禅让大典,以及刘盈的登基典礼了!

所以,虞姬自然欢喜。

毕竟她‘慧眼识珠’,拒绝了一大票长安才俊,功臣子嗣的求亲,尤其是在卢绾的抵死不从之下,成功让卢虞和刘盈定亲!

而燕王公主,自然当为太子妃!

如今刘盈即将成为大汉帝国的皇帝,那么她家卢虞也将会成为大汉帝国的皇后,母仪天下,成为那只羽翼遮蔽汉国这片天的金凤凰!

嗯,可能暂时遮挡不了……

毕竟吕雉会是太上皇后,而汉国以孝治天下,太上皇后自然死死压制皇后……

但这不重要,反正卢虞也是吕雉看着长大的,尤其是两家早早订婚,卢虞时不时的就跑到宫里去住,因此在吕雉那里的待遇和刘乐几乎一模一样,是儿媳妇,但更像是女儿。

所以,虞姬并不担心卢虞和吕雉之间会闹矛盾。

只不过虞姬看着蹦蹦跳跳从远处花园里跑过的卢虞时,只觉得将卢虞送进宫里居住的事情,是个错误……

所谓近墨者黑,她家卢虞现如今,活脱脱一个小刘乐……

于是,虞姬愤然坐起,喊过了如今身材抽条,显得有些亭亭玉立的女儿:“功课做了吗?舞练了吗?”

卢虞苦着一张鹅蛋脸:“没有……嗯,听止阳姐姐说,太子哥哥不喜欢看人跳舞!真的……不骗人!”

“胡扯!”虞姬满脸鄙夷啐了一口:“男人还有不喜欢看舞的?如今风靡长安的胡旋舞是从哪传出来的?不还是他东宫!”

“告诉你,琴棋书画之中,书画可以不练,但音乐、舞蹈和下棋不能不练,尤其是舞蹈,更是重中之重!”

“别的不说,戚夫人格外受宠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吧?”

“为何?就是舞跳得好!”

“还有你娘把你爹拿捏得死死的,不也是舞跳得好吗?”

“所以,给我练舞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御天武帝 诸天祖师模拟器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寒门狂婿 泛次元聊天群 武道战神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相邻推荐
一锤砸到乾清宫,朱元璋愣了大明:县令哭穷朱元璋被气炸了大明:开局把系统借给洪武帝不充钱你能变强么我必须要变强御仙御使神玉使用指南[综]神奇周边的不正确使用指南御使指南无上人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