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8章 贾芸翻牌子(五千字大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面对贾芸的询问,元春重新抬头看着贾芸,今日贾芸已经恢复了穿龙袍,落在元春眼里自然显得气昂昂光灿灿。

元春用一种轻柔的声音回应道:“其实几年前我就想见一见皇上了,只是一直不便,今日觍颜求见皇上,得到皇上的允许,对我而言,既是莫大的荣幸,也是满足了几年来的心愿。”

贾芸发现,元春的容貌跟探花有些相像,连声音都有些相像,看来这俩都受到贾政的遗传比较大,两人都是贾政的女儿,只是生母不同,元春是王夫人生的,探春是赵姨娘生的。

贾政现在人到中年,依然有些帅气,年轻时必定也是个帅哥。

贾芸顿时便猜到元春为何会如此说,还是故意微笑着问道:“哦?贵太妃为何几年前就想见我?”

元春顿了顿道:“我不敢直说,怕冒犯了皇上,惹皇上恼怒。”

贾芸道:“上回我在慈宁宫初见了贵太妃,但当时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今日也可算是我跟贵太妃初见,虽只是初见,我跟贵太妃早已有缘,毕竟朕曾做过荣国府的旁支子弟,贵太妃但说无妨。”

元春听到这话,心里一喜,贾芸竟主动提到“荣国府的旁支子弟”,她立刻便意识到贾芸对荣国府还是念旧的。

这种情况下,元春便敢实话实说了,她恭声道:“如皇上所言,皇上曾屈尊跟荣国府有来往,那时我不知皇上的皇子身份,得知皇上那般年少有为,不断荣耀显达,我既对皇上钦佩不已,也替荣国府感到欢喜,便很想见见皇上,同时也有疑惑,想着贾家怎会出一个皇上这般了不起的奇才。”

元春继续道:“后来得知皇上的皇子身份,我便明悟,难怪皇上那般了不起了,原来是皇室皇子,而如今我更是大悟,皇上乃是天降天子!”

贾芸闻言点了点头,心里不由感叹:“又是一个聪明的宫中女人啊!”

瞧元春这番话说的多周密多好,提到了贾芸和荣国府的旧情,也奉承了贾芸,还避开了宁国府擅自偷养贾芸之事。

贾芸又对元春端相了端相,微微一笑:“不瞒贵太妃,其实朕也早想见一见你了,原故跟你方才所言差不多。”

元春再次害臊起来,也再次微微低下了头,既是因为贾芸的这句话,也是因为贾芸说这话时端相她的眼神,这眼神让她觉得,像是当年她初次见到天治帝时天治帝端相她的眼神……

贾芸问:“贵太妃这回见到了我,可有何事跟朕商议的?”

元春顿了一下,抬头看着贾芸:“倒也没事想求皇上,我这回来求见皇上,只是想瞻仰一番,满足我多年来的心愿。”

紧接着,元春也跟此前的宁妃一样,说了一些关心讨好贾芸的话,还跟贾芸聊到了荣国府的贾母、贾政,她知道,荣国府主要是这二人对贾芸有恩情……

聊了一会子,元春便识趣地说不敢继续叨扰,告退了。

贾芸倒是有点诧异,他本以为元春此次求见,应该跟宁妃一样有事相求,比如,求他对贾珍、贾蓉开恩……结果元春竟没有求情。

事实上,元春确实是想求情开恩贾珍、贾蓉,但她认为此事甚大,自己今日才算初见贾芸,可不便开这种口。

……

……

皇太后殷氏、皇贵太妃青婉等天治帝的妃嫔,搬到内廷西路后,贾芸便设了一个太监官职,称作西宫都太监。

顾名思义,六宫都太监,管的是东六宫和西六宫,也就是皇帝的后宫,所谓的西宫都太监,管的便是内廷西路,也就是天治帝的妃嫔住所这块。

贾芸任命的西宫都太监名为陶瞻,跟现在的掌宫太监韦孝、六宫都太监俞文一样,陶瞻以前也是贾芸王府的太监,也是于竹举荐并得到薛宝钗的认可。

显然,陶瞻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替贾芸监视内廷西路,以免天治帝的妃嫔们闹出乱子来。

不得不说,贾芸王府里的太监们也行了大运,随着贾芸当了皇帝,有三名太监都得到了重用,其他太监几乎也都有好处。

但也有不幸的。

比如,当初贾芸王府里的首领太监章太监。

此人先是遭到贾芸的整治,调回皇宫成了裘世安属下的普通太监,贾芸当了皇帝后,便将此人发配到山海关为奴,章太监那个后悔啊!

再比如,贾芸王府里还有一名密探太监,就是通过这名太监告密,裘世安得知了贾芸王府里有多名美人,尤其是秦可卿,裘世安又将此事告诉了忠顺亲王,忠顺亲王便想占有,这名密探太监也已被贾芸发配到山海关为奴。

元春离开养心殿后,贾芸回到乾清宫继续工作。

快傍晚的时候,西宫都太监陶瞻来到乾清宫,对贾芸道:“皇上,皇太后让奴才来探望皇上,说快到晚饭时候了,她知道皇上事务繁冗,但还是请皇上早些去慈宁宫,她想跟皇上说说话儿。”

贾芸看了看自鸣钟,道:“你回禀皇太后,朕马上带着皇后一同过去。”

“是,皇上。”陶瞻恭声告退。

贾芸心里“呵呵”了一声。

他推测到,殷氏此次找他多半是为了夏昊、夏易之事……

就在前天,夏易被押回神京城,关押于宗人府,此事自然让皇太后殷氏很关心,虽说她最喜欢的儿子是夏昊,但夏易也是她的亲生儿子。

昨天转移康兴帝的梓宫,殷氏不便找贾芸说夏昊、夏易之事,今日早晨便派了人找贾芸,让贾芸、薛宝钗今日去慈宁宫吃晚饭且早些过去,贾芸答应了。

此刻,贾芸暂停了工作,走出乾清宫,来到寿安宫,带着薛宝钗一起前往慈宁宫,袭人、紫娟、晴雯、秦可卿等一群人都跟着。

薛宝钗的肚子已经很大,但还是需要对殷氏晨昏定省,袭人、紫娟、晴雯作为贾芸的侍妾,也都需要对殷氏晨昏定省。

而殷氏也需要对住在宁寿宫区的太皇太后晨昏定省。

好在,因为此前康兴帝尚在人世,跟太皇太后一起住在宁寿宫区,让天治帝的妃嫔对太皇太后的晨昏定省有所不便,太皇太后也嫌此事麻烦,于是只要求殷氏晨昏定省,天治帝的其他妃嫔不作这种要求。

贾芸当皇帝后,借着这条规定,也没让他的侍妾对太皇太后晨昏定省。

薛宝钗倒是应该对太皇太后晨昏定省,不过,贾芸对太皇太后提出,因为薛宝钗肚子很大行动不便准备生育,而宁寿宫区距离永寿宫距离远了,请太皇太后对薛宝钗不作晨昏定省的要求,太皇太后同意了,不同意也不成啊,贾芸很强势,何况她也不想经常见贾芸的署皇后。

贾芸这么安排,还有一个原因,他怕太皇太后害死薛宝钗或害掉薛宝钗肚子里的孩子,事实上,贾芸对殷氏也有这种顾虑,让薛宝钗防范此事,每次薛宝钗去请安殷氏的时候,防卫都很严格。

不是贾芸多心,实在是后宫的争斗很残酷,何况贾芸是起兵夺位,太皇太后、皇太后殷氏都对他心怀恨意。

此时,贾芸带着薛宝钗、袭人、紫娟、晴雯、秦可卿等人来到慈宁宫,贾芸、薛宝钗坐进了明间,袭人、紫娟、晴雯对殷氏请安后便离开,秦可卿作为薛宝钗的女史,留下服侍。

还没到晚饭时候,贾芸、薛宝钗跟殷氏聊着天,期间不断有天治帝的妃嫔来请安,包括了青婉、宁妃……

短短两刻钟,贾芸就见了不少天治帝的妃嫔,真是看得眼花缭乱,这些妃嫔有中年的也有年轻的,最年轻的年龄比贾芸还要小。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青婉也来请安了,她也需要对殷氏晨昏定省。

贾芸为了不进一步激化朝廷矛盾,也为了不进一步惹怒太皇太后、殷氏,现在依然没有尊封青婉为圣母皇天后,计划着等平叛了清朝再行此事。

青婉被殷氏留下一起吃晚饭,其他天治帝的妃嫔都在请安后告退。

两刻钟后,皇太后要摆饭,贾芸便让内御膳房送来饭菜,位于养心殿院落的内御膳房,是专为贾芸这个皇帝服务,就在慈宁宫附近。

谨慎起见,今日这顿晚饭依然是贾芸准备,就连茶都是自备,贾芸还特意为薛宝钗准备了碧粳粥和酸笋鸡皮汤,他知道薛宝钗近日爱吃这两样。

贾芸打算着,以后但凡到慈宁宫或宁寿宫吃饭喝茶,饭茶都自备。

贾芸这个皇帝当得也有些不自在,连宫里的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都要防范着害他,这点他就比不过天治帝了,天治帝当初可不需要有这种谨慎和防范。

殷氏、青婉、贾芸、薛宝钗四人同桌吃饭,吃饭过程是安静的。

吃完饭、漱完口、盥完手,殷氏便将众人屏退,明间里只剩下殷氏、贾芸。

“皇上,听说忠勇亲王回京了?”殷氏问道。

贾芸点了点头:“前日回来的。”

“也被皇上关进了宗人府的牢狱?”殷氏又问。

贾芸再次点头:“确有此事。”

殷氏顿了顿,盯着贾芸问:“皇上智谋过人,我就不跟皇上拐弯抹角了,直白地问问,皇上究竟打算如何安排二人?”

贾芸道:“暂且还没打算好,只是想着先让二人待在宗人府,以后再作打算。”

殷氏:“……”

事实上,贾芸已打算好了,夏昊、夏晃、夏易三个也都要囚禁于景山。

依然是为了不进一步激化朝廷矛盾,不进一步惹怒太皇太后和殷氏,贾芸暂时不会这么做,打算将此事也放到平叛清朝后。

殷氏心中大不自在,喝了口茶,冷静了一下,才继续道:“我厚着脸皮,求皇上放了忠贤亲王和忠勇亲王,即便皇上不愿让他们在国事上辅左皇上,也让他们做个清闲的亲王吧。”

贾芸也喝了口茶,然后回应:“北方的水家尚未平叛,想必皇太后也已知道,景家和西宁郡王多半要一起在西部起兵造反,朝廷现在已在筹备平叛,皇太后是智谋过人的,我也不跟皇太后拐弯抹角,皇太后方才说我智谋过人,那么请问,若我智谋过人,眼下这种朝廷大局下,我是否该放了二位亲王?”

殷氏:“……”

心里:此子真真是个狡猾的啊,这话说得比刀子还尖!

殷氏故意道:“我可比不过皇上的智谋,皇上这话我听不明白。”

贾芸明知殷氏在装傻充愣,还是解释了起来……

朝廷本就有严重矛盾,他这个新皇的民心也不稳,现在又面临着北方和西部两场大战,这种大局下,若是放了夏昊、夏易,他就是愚蠢了,因为二人依然可能威胁到他的皇位,可能扰乱朝廷,让庆朝陷入更危险的险境……

殷氏听完又喝了口茶,道:“皇上这么一解释,我才有所明白,不过还是想求皇上放了二人,我可以向皇上保证,皇上放了二人后,我会好好劝戒,让他们从此效忠皇上,在平叛获胜前,也让他们少出王府。”

贾芸心里“呵呵”了一声。

殷皇后确实聪明,心机深沉,擅长掩藏心里的想法。

因此,贾芸到现在都没能确认,殷氏是否跟太皇太后一样还对皇位不死心,抱着让夏昊、夏易夺位的希望,但据贾芸猜测,殷皇后应该也有这样的心思,所以他并不会信任殷氏眼下所说的话。

贾芸起身道:“今日叨扰皇太后久了,我也还要忙着国事,告退了。”

说完贾芸便朝着殿外走去。

殷氏心里愤怒,还是站起身厚着脸皮喊道:“皇上且慢走!”

贾芸回头:“皇太后还有何事要说?若是方才之事就不必说了。”

殷氏道:“即便皇上不愿放了他们,也请让我见见他们,我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到他们了,尤其是易儿,我可是他们的母后啊,皇上此前也说过,会让我见到他们的!”

贾芸道:“此前我说的是,若皇太后全心全意支持我整顿朝纲、平叛反贼、开创盛世、开疆辟土,以后便还能见到二位亲王。这样吧,我在此承诺,等平叛了水家,便安排皇太后见一见他们。”

说完贾芸走出了殿外。

薛宝钗并未在殿外等候,毕竟大着肚子,方才贾芸就让她先离开了。

贾芸离开了慈宁宫,来到了养心殿,六宫都太监俞文突然将一个银盘端到他面前,银盘里摆着四个牌子,分明写着“薛”、“袭人”、“紫娟”、“晴雯”,显然,这就是皇宫里的翻牌子了。

因为此前贾芸处于守灵期间,翻牌子一直没实行,今天开始不再守灵,按照宫里的礼数,这种事就该实行了。

只是,薛宝钗现在还没有册立皇后,袭人三人也都没有册封,这牌子上的称呼便显得特别了。

贾芸看着银盘上的四个牌子,心里好笑地想着“真少啊”,略微犹豫了一下便翻了薛宝钗的牌子,牌子背面朝上了。

俞文问:“皇上要娘娘何时过来?”

贾芸道:“戌时始。”

戌时始,是夜晚七点钟,这个时候贾芸必定会在养心殿忙碌,让薛宝钗过来早些陪着他,如此挺好。

俞文当即去通知薛宝钗做准备了。

到了戌时始,薛宝钗便准时来到养心殿,贾芸工作,薛宝钗在旁安静得看书,偶尔温情脉脉看看贾芸,当贾芸主动找她说话,她才开口,倒是不用她伺候茶水、研磨等事,这种事是香菱、尤二姐、尤三姐等养心殿的宫女的。

到了二更,也就是夜晚九点过后,薛宝钗便主动开口让贾芸注意身子早些休息。

到了十点,贾芸出于薛宝钗孕身的考虑,停止了工作,带着薛宝钗来到后殿稍间就寝。

就寝时,薛宝钗突然道:“臣妾有一件事不敢瞒着,近日荣国府的老太太求了我娘,我娘又让太监给我传了话,让我求皇上对贾珍、贾蓉开恩,即便依然要让二人为奴,也让二人从山海关回到神京城为奴,臣妾考虑到,皇上近日一直在守灵,还要忙碌国事,便一直没敢说,现在才开口……”

贾芸闻言一愣,心想:“好嘛,元春没找我求这种情,贾母却通过薛姨妈让宝钗找我求这种情了!”

本来贾珍、贾蓉这对父子就极其厌恨山海关的奴才生活,不久前贾敬病死在山海关后,二人对山海关的奴才生活不仅厌恨也畏惧了,生怕自己也跟贾敬一样病死在山海关。

而贾芸说他理解荣国府痛失亲人的悲痛,说贾敬虽涉皇室大桉已受到应得报应,念在贾府祖上之功、元春身份、荣国府昔日之恩,开恩让贾琏给贾敬收尸且带回金陵安葬……此事让贾珍、贾蓉看到了希望。

于是这对父子便给荣国府送了信,用极其委屈凄惨的语气,请求贾母、贾赦、贾政务必向贾芸求情,让贾芸也对他们开恩。

贾赦看完这封书信可不愿参与,也知道贾芸厌恶他。

贾母、贾政则在商议后决定找贾芸求情了,两人都是重亲情的,尤其是贾政,但如何求情是个问题。

贾政此前已进宫找贾芸求过一次情,贾母则不愿因为这种事自己去皇宫求见贾芸,贾琏不仅跟着贾政求过一次情,且正在送贾敬的灵柩回金陵。

商议后,贾母便决定找薛姨妈帮忙,让薛宝钗找贾芸求这个情。

贾母此前拜访过薛姨妈,说了以后可能需要薛姨妈帮忙,薛姨妈也给出了让贾母满意的回应,这才没过多久,贾母便果然找薛姨妈帮忙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鉴宝神医 至尊仙道 泛次元聊天群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仙王归来 寒门狂婿
相邻推荐
猎人之面子果实三伏医路彩虹废灵根的我成了修仙界大佬诸天大联盟群聊我林平之!开局送万份辟邪剑谱!超级供应商系统从宠物店开始风水学徒十年出道即天师大尸兄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