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技惊四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华笙这家伙也太托大了吧,就只那样站在原地,硬抗张灵玉的水脏雷啊?”希皱着眉头说道。

“其实动不动都已经无所谓了,以张灵玉的实力来说,这个擂台的范围他完全可以做到轻易覆盖,到时候华笙就算想躲也没地方躲。”枳瑾花回道。

“说的也是。”希点了点头。

台上,华笙看了眼自己脚下粘稠而又厚重的水脏雷,只要站在其上,就会不停有一股力量开始顺着他的脚底板开始朝着他的全身侵蚀、渗透。

不过,本来异人界的锻体强者的身体本身就对这种攻击有着极强的抵抗能力,就比如之前张灵玉在对上擅长横练的柴言的时候,他就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使用水脏雷来浪费炁。

因为张灵玉很清楚,自己的水脏雷对于这种擅长横练高手的根本没用!

以华笙目前的身体强度,虽然常态下肯定还是没法跟柴言的柴派横练相比,但是也已经堪称身体素质极高了,所以张灵玉的水脏雷能侵蚀他的效果本就非常有限。

而且,更要命的是,华笙现在可是有着六库仙贼护体!

所以每当这些水脏雷刚一进入华笙体内的时候,都会直接被华笙的六库仙贼吞噬的干干净净,不仅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侵蚀,而且甚至还会被六库仙贼吞噬,从而转化为华笙自己的炁!

这也是华笙为什么敢就这样面不改色的直接站在张灵玉的北境沧潭的范围内!

“灵玉真人,小心了!”

张灵玉定了定神,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应该是同一辈的年轻人,可真的跟华笙对上的时候,他心里却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仿佛自己是在挑战的感觉。

没错,就是挑战!下位者向上位者发起的战斗的那种,仿佛在自己跟他当中,已然存在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明明之前在罗天大醮上的时候还没有过这种感觉,为什么现在这种感觉却是这般强烈?

张灵玉不理解,也不敢相信华笙的变化竟然会这么大,所以也是只好将这种感觉归咎为错觉。

华笙微微握拳,下一秒身体也是直接宛如离弦之箭一般,所过之处甚至带出了一道道残影!

“好快!

!”

张灵玉的童孔勐然一缩,下意识的便是甩起袖子,水脏雷被其化为一条黑色长鞭,朝着华笙狠狠地甩下!

华笙微微侧身,身形宛如鬼魅一般,脸颊贴着张灵玉的鞭子,恰到好处的堪堪躲过,同时左脚迈出,对着张灵玉的胸前便是一个上步直拳。

“五禽戏,熊戏!”

黄色的炁开始在华笙的拳身凝聚,霎时间,原本看起来轻飘飘的拳头仿佛一下子就转而携带了千钧巨力一般。

张灵玉不慌不乱,只是用另一只手带起一大团水脏雷,想以水脏雷的厚重粘稠挡下华笙的这一拳。

砰!

一声闷响发出,华笙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张灵玉的水脏雷之上,拳身几乎是没有任何阻拦的便是深深地陷入其中,虽然张灵玉利用水脏雷的粘稠性不断卸着华笙手上的力道,但拳身上传来的力量还是令其脸色不禁为之一变。

下一秒,张灵玉也是勐然发力,将华笙的拳头拉扯向前方的同时,自己的身体则是朝着侧方躲开。

轰!

华笙的拳头径直砸向地面,直接是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坑内的水脏雷四溅,短时间内竟然是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空缺,不过很快便是被重新修补。

“很冷静的处理方式,知道以水脏雷卸不掉华笙拳身上的力量,所以转而运用太极四两拨千斤的方法,让华笙这一拳落空。”陆瑾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对张灵玉这一处理方式的赞赏。

屏幕里,老天师也同样点了点头,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当中的华笙。

虽然不在现场,他感知到不到华笙身上炁的变化,但是老天师的眼光何其毒辣,只是通过屏幕观察便已经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张灵玉的水脏雷,似乎并没有对华笙产生任何影响……

台上,华笙甩了甩手上的灰尘,看了眼开始逐渐将北境沧潭收回的张灵玉。

“嗯?这么快就发现了吗?”华笙心中默默地想道。

天师府的功法当中,雷法应该算是金光咒的进阶法门,只有将金光咒修行到一定程度,也就是自身性命修行到足够的强度之后,才能有修行雷法的基础。

而一旦使用了雷法,那么金光咒自然也就无法再使用了。

现在张灵玉既然发现了自己的北境沧潭根本没办法对华笙造成任何影响,自然是选择立刻将其收回,以免白白消耗自己的炁。

“华兄果然很强,以华兄你的身体强度,我这阴五雷居然无法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哪有,我只是勉强在打肿脸充着胖子罢了。”

华笙微微一笑,还是那句话,他从来就没有在除自己最亲密的人之外暴露自己全部实力的习惯,以前如此,以后也同样如此。

撑手式再次摆好,这一次,华笙却仍然没有要使用逆生三重的打算。

“奇怪,看这个华笙的架势,好像还是不准备使用逆生三重……”

“是啊,他从一开始用的,应该还是他们华家的五禽戏吧?难道说,他并没有像传言当中的那样,练成陆瑾的逆生三重?”

“不应该啊,难道说,他绝对对付张灵玉,只是使用五禽戏就已经足够了?这也太托大了吧?”

……

华笙将台下的议论无视,身型再次消失,整个人宛如鬼魅一般,眨眼间便是又来到了张灵玉身前。

只见他手臂外翻,右手握紧成拳,自下而上砸开。

“八极撑锤!”

铛!

张灵玉不躲不闪,而是全力运转着金光咒覆盖自己的右拳,这是在之前罗天大醮上跟张楚岚学来了用法。

将全身其他各处的金光凝聚于某一个部位,从而大幅度提高这一部位金光的强度。

之前张灵玉还觉得这只是取巧之法,毕竟金光不练到一定程度,金光的流动速度根本跟不上身体的反应速度,这一招也就变成了鸡肋。

但是现在张灵玉却是突然发现,面对华笙这种力量极强的对手,常态下的金光根本无法跟他的力量抗衡,只有用张楚岚的这个方法,估计才能勉强跟对方抗衡!

这招的效果很明显,在将全身其余各处的金光凝聚到拳身后,凭借金光咒强大的防御力,张灵玉居然是正面接下了华笙的的拳头!

铛铛铛!

两人拳头你来我往,宛如狂风暴雨一般,让人几乎都跟不上他们交手的速度,场上顿时金光四溅,宛如打铁一般的声音此起彼伏。

“萧霄,你怎么看?”云面色凝重的对着萧霄问道。

“毫无疑问,这两人的实力绝对跟我们不是同一个档次,甚至整个年轻一辈恐怕也没几个人能跟他们相提并论。”萧霄毫不犹豫的回道。

“张灵玉也就算了,人家是老天师的亲传弟子,自幼便在龙虎山修行,一身修为也是远超常人的深厚,但华笙他……”

“是啊,明明之前在罗天大醮的时候也没什么特别亮眼的表现,可现在,我居然感觉自己有点看不透他!”

……

张灵玉现在可没有什么心情去听台下那些朋友们的夸奖,跟华笙正面硬钢的滋味,只有他这个亲身体验过得人能够理解。

虽然手上有金光咒的保护,可是在拳脚相碰的过程当中,还是会有一部分力道透过金光咒传递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张灵玉的手臂已经开始生疼了,而且这样大幅度的对抗,对于体力的消耗也是非常大的。

铛!

随着最后一声金铁交击之声传出,两人也是终于重新分开。

“呼呼呼呼~”

张灵玉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异常急促,显然,他的体力已经消耗了不少。

但反观华笙那边,他的呼吸却还是那样平稳,就好像刚才的对抗完全没发生过一样!

“这家伙,体力难道用不完吗……”

张灵玉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心里默默地想着接下来该用什么手段才能打败华笙。

近身战已经不能再去尝试了,那样完全就是在白白消耗体力,而且刚才那么一会儿功夫,华笙脚下已经快要成功在他脚下埋根了,要不是张灵玉及时意识到并提前跟华笙拉开了身位,那么接下来的节奏恐怕就完全要被华笙掌控了!

“近身战不行,远程消耗也完全耗不过他,那么唯一的方法,就只有用强大到他根本没办法抵抗和恢复的攻击,一举将其击败了!”

想到这里,张灵玉也是不再想着跟华笙打持久战了,因为那样完全就是在找罪受!

华笙也不着急,而是静静的等待着对方先出招。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的战斗方式算是比较克制张灵玉的战斗风格的。

水脏雷本就主打着在战斗中无声无息的缓缓侵蚀敌人的身体,可偏偏,华笙不吃这套,近身战张灵玉又打不过,拼消耗,那身怀六库仙贼的华笙能笑出花儿来。

所以,现在的张灵玉也是拿华笙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

滋啦!

白色的雷霆开始在张灵玉的手心凝聚,与此同时,一张通体由炁写在空中的符箓开始缓缓成形。

“终于,用上了通天箓吗?我倒想看看,这位列八奇技之一的通天箓,究竟有多大威力!”

面对的是位列八奇技之一的通天箓的话,华笙就不能再用常态下的五禽戏来对抗了。

呼~

华笙深吸了一口气,黑色的头发开始逐渐变白,并开始向身后开始变长、延伸,与此同时,他的肤色也在开始变澹、变白。

“来了来了!终于用出来了!”

“这就是三一门的逆生三重吗?真是好久不见了!”

“我就说,作为陆姥爷的亲传弟子,这个华笙他怎么可能没有修炼逆生三重?”

……

“老陆……”

与此同时,龙虎山上,看着屏幕里华笙用出逆生三重,老天师的眼睛也是眯了眯。

“小华笙这逆生三重,应该已经修行到第二重了吧……”

“老天师,你这眼睛还真挺毒,没错,华笙这逆生三重,的确已经修行到第二重了。但是,我也是今天才发觉……”

此刻,别说是老天师了,就连作为华笙师傅的陆瑾也忍不住有点震惊。

正因为他也同样修行了逆生三重,所以才会明白这逆生三重的修炼难度究竟有多大!

“仅仅不足一年的时间,便修成逆生三重并将其修炼到第二重,这个小华笙,还真是每次都能出乎别人的意料啊……”老天师抚着长长的胡子感慨道。

一旁的华若在听到老天师的感慨之后,脸上也是毫不掩饰的略过一抹自豪。

因为这是他们华家的孩子,也是自幼便被他寄予了厚望的华家的下一任家主!

当然,在场的宾客当中,除了陆瑾和老天师之外,也不乏有接触过逆生三重的老家主,他们也同样一眼便看出了华笙的逆生三重已然修行到了第二重!

在这般年纪能够将逆生三重修行到第二重究竟代表着什么,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当初的张之维以一己之力压制的同辈人没人敢出头,就连当初那三十六贼也稍逊一筹,而现在,时隔多年,竟然又有人出现了这种势头。

“这个孩子了不得,再给他几十年的时间,假以时日,恐怕又是一个天通道人呐……”

“他今年可才刚二十出头,修炼逆生三重的时间也仅仅不足一年,此等修行天赋,真是闻所未闻……”

听着周围老人们的交谈,王蔼的脸色也是变得越发阴沉。

毕竟对他来说,华笙的未来越是耀眼,对他们王家就越是不利。

一念至此,王蔼的眼中也是闪过了一抹凶狠。

决不能让这个小畜生继续活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史上最强大师兄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绝顶保镖 寒门狂婿 鉴宝神医 至尊仙道 泛次元聊天群
相邻推荐
最强器灵师隐婚大叔婚不见你捡个女神当媳妇隐婚首席娶一送一你好我是何雨柱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天万界篮坛之我真不是刷子篮坛传奇富豪篮坛劲爆锋卫截教少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