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05章 棋局还在继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锐此刻已经回到了太阳神殿在黑暗之城的分部。

在那场盛大的欢迎礼之时,他的红颜知己没有一个人选择露面。

当然,在苏锐敬出那个军礼的时候,洛丽塔也没有选择和他并肩而立。

她甚至一直呆在潜艇里,并没有让人注意到她就在苏锐的旁边。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大家在互相谦让,都在刻意压抑着自己的情感,不让自己成为苏锐身边最显眼的那一个,以免这种微妙的关系产生不平衡。

当然,在从地底空间安全出来之后,苏锐给每个人都打电话报了平安,哪怕没有轰轰烈烈的见面与拥抱。

但是,所有人的心意,苏锐都感受到了。

此刻,在这太阳神殿的分部之内,苏锐回来之后,就直接进入了军师的房间里。

“喂,你有没有担心?”苏锐用手指挑起军师的洁白下巴,说道。

“我担心个屁啊。”军师直接说道:“你要是挂了,我这不正好换个男人吗?”

“那为什么我回来之后,你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苏锐笑盈盈地问道。

“我每天都洗澡,和你回不回来没有任何关系。”军师没好气地说道。

此刻被苏锐揭穿之后,她的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非常可人。

“是吗?”苏锐一把扯掉了军师身上的浴巾,“我这次有很多问题,需要和你深入地探讨一下,不然疑惑解不开。”

“可我不想和你深入探讨。”军师说道。

然而,嘴上这么说,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反抗,房间里的温度也开始逐渐升高。

…………

其实,苏锐确实是有很多疑惑没解开,需要军师的帮忙。

军师这个“忙”帮的还挺认真的。

毕竟,这也算得上是两人的传统了。

他们上一次在乌漫湖边的小木屋里,军师也是把自己给“贡献”出来,帮苏锐解决身体上的问题。

两个多小时之后,军师又重新洗了个澡,然后裹着被子,缩在大床的一角,对苏锐说道:“你不能再过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锐之前和李基妍“激战”之后,导致了身体素质的提升 ,现在,他只觉得自己的精力无比充沛,本来只能单发的手枪直接变成了连发冲锋枪,这下军师可被折腾的不轻,毕竟,质量再好的靶子,也不能禁得住这样超级枪械的连续射击啊。

“我你是不是变强了?”苏锐问道。

“你每次变强,都是因为女人。”军师毫不客气地点破。

嗯,就差直接念李基妍和罗莎琳德的身份证号了。

“我们来聊聊恶魔之门吧。”苏锐说道:“关于这个东西,我有很多的疑惑。”

“就这样聊吗?”军师看了看自己的被子:“我总觉得在床上聊不出来什么,我们不如换个地方吧。”

说着,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结果这一下又被苏锐给双手拦腰拽了回去。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苏锐在地底空间的这几天被压抑的很惨呢。

事实上,李基妍一直在旁边,他可一点儿都没缺着。

“不行不行,我真的不行了。”军师连忙说道:“我都肿了!”

苏锐说道:“是吗,我找东西给你消消肿?用冰敷会不会好一点?”

怎么冰敷?

用冰棍吗?

军师真想一脚把苏锐

给踹下床去。

她说道:“要不,我把维多利亚给你找来?不过她刚刚回英国了,可就算是白金不在,黑暗世界里对你嗷嗷待哺的姑娘们可不是少数呢。”

“嗷嗷待哺?”苏锐被这个词直接弄的笑场了,之前的冲动感觉也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讲笑话!

军师趁此机会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随后,她一边梳着头,一边说道:“恶魔之门的事情确实还没结束,我们大概已经接触到这个星球上最绝密的事情了。”

星球上的最绝密?

苏锐当然不认为军师这句话是在危言耸听,他同样也有这种感觉。

也许,所有的秘密,都隐藏在那一扇巨大石门的后面。事已至此,哪怕苏锐和军师不去找这些秘密,它们也会主动找到苏锐的头上来的。

身涉局中,便牵扯不清了。

点了点头,苏锐也开始起来穿衣服了,他说道:“其实,有些时候,我还是挺怀念以前的,以前的自己可不知道那么多秘密,但不也活得挺好的吗?”

的确,有些时候,能力越强,责任就越大,这可不是虚言,苏锐如今已经是黑暗世界里最有资格发出这种感慨的人。

正因为这样,人才会怀念从前。

“我没觉得以前好。”军师笑着说了一句。

这一刻,正在歪头梳发的她,显得很动人。

我不怀念从前,因为从前我的世界里没有你。

就算和你并肩而立会引来无数风雨,我也义无反顾。

苏锐听了,沉默了一下,随后对军师说道:“能遇到你们,我其实挺幸运的。”

这个不解风情的直男,竟然加了个“们”字。

不过,以军师对苏锐的了解,当然不会因此而吃醋,她笑了笑,说道:“我们两个之间可不用那么客气,用行动表达就行。”

说到这里,她红了脸,声音忽然变小了些许:“而且,你刚刚已经用行动表达了很多了。”

那可不,加特林的弹夹都快打空了。

…………

十分钟后,宙斯已经来到了太阳神殿的分部门外。

在经历了一场极大危机之后,这位众神之王的伤势还远没有痊愈,整个人看起来也老了好几岁。

他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带任何随从,更没有让那哭着喊着要见苏锐的丹妮尔夏普跟过来。

也许是担心女儿把苏锐的沙发泡坏了。

“老宙,看来你伤的不轻。”苏锐从分部之中走出来,看到穿着白袍的宙斯,轻轻地叹了一声。

的确,看到宙斯如今的样子,苏锐还是有些心疼的。

当然,这种心疼和基情可没什么关系。

想当年,太阳神殿在黑暗世界里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崛起的时候,很多好事者还传苏锐是宙斯的私生子呢。不过,这传说到了后来,逐渐演变成了……阿波罗是靠卖自己的屁股给宙斯,才换回如今的地位的。

“咱们两个,也都算得上是劫后余生了。”苏锐走上前,给宙斯来了一个拥抱。

宙斯觉得这个动作有些恶寒,一把推开了苏锐。

不过,这一个简单的推人动作,却引得宙斯连连咳嗽了几声,看起来还是挺痛苦的。

“我很少见到你如此虚弱的样子。”苏锐摇了摇头,面露凝重之色。

能够让宙

斯这种级别的超级强者都受此重伤,他之前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危险,真的快要超出苏锐想象力的极限了。

都是从地狱总部归来,一个身受重伤,一个红光满面,这差距着实是有一点大。

“都是不起眼的内伤而已,算不得什么。”宙斯说道。

硬抗成名多年的血衣战神,所受的伤势,怎么能只用“不起眼”这三个字来形容?

这时候,宙斯看到了走出来的军师。

后者脸上的潮红之色还没有褪去呢。

宙斯咳嗽了两声,没有对此多说什么,只是,在苏锐和军师并未察觉的情况下,他把涌至口中的那一抹腥甜之意给强行咽了回去。

“去看看你的对手吧,他已经死了。”宙斯说着,迈步走向城市外的雪山。

苏锐见状,和军师对视了一眼,便跟上了。

…………

半个小时后,苏锐看着躺在雪峰之下的尸体,摇了摇头,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一具尸体,正是欧阳中石。

“我想,我们都得警惕一些。”宙斯说道:“因为这么一个远在华夏的男人,黑暗世界差一点点倾覆了。”

此刻,欧阳中石就被扔在阿尔卑斯山的雪顶上冻着。

没有人会浪费力气把他火化掉,苏无限也是如此,根本不会对这个尸体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而一刀砍死欧阳中石的山本恭子,则是在得知苏锐平安归来的消息之后,便悄然回了华夏,好像她从来没来过一样。

“他的确很危险。”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苏锐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的确,虽然欧阳中石苟了大半辈子,但是最后的雄起实在是太猛了,绝对配得上“枭雄”这个称呼了。

他的一系列连环阴谋,真的足够把整个黑暗之城给倾覆好几次的了!

毕竟,几乎没有人能想到,欧阳中石竟然会从那个人口最多的国家来借助力量,也没人想到,他从多年之前,就已经开始对苏锐进行了针对性的布局,而当这些布局一瞬间全都爆发出来的时候,苏锐差点招架不住,甚至连军师和夜莺都陷入了无穷的危险之中。

都以为阿罗汉神教和狄格尔议长已经算是欧阳中石的大招了,却没想到,还有恐怖的恶魔之门在等待着苏锐。

如果不是李基妍强势回归,如果不是恶魔之门没有完全开启,那么,黑暗世界会乱成什么样子?

难以想象。

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证据能够证明欧阳中石和恶魔之门有联系,但是,苏锐的直觉几乎已经确定了,那狱中之狱的开启,一定是和欧阳中石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

“他终于死了。”苏锐感叹着说了一句。

此刻,当他把欧阳中石的所作所为全部复盘的时候,把那一盘棋局彻底呈现的时候,不禁产生了一股不寒而栗之感。

军师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还好,我们把他的出招都破掉了,但凡让他的任何两张牌连到一起,我们都得崩溃掉。”

的确,这次黑暗世界虽然撑住了,可是,地狱总部却在地中海边缘沉没了。

欧阳中石,几乎用借势的手段毁掉了地狱,这若是放在以前,简直难以想象。

甚至,苏锐都不认为自己能够做到这般!

宙斯面带凝重地补充了一句:“此人虽然死了,但是,他的那盘棋并没有结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大师兄 武道战神 鉴宝神医 诸天祖师模拟器 至尊仙道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寒门狂婿 泛次元聊天群 仙王归来
相邻推荐
网游之魔法行星我能看到万物法则左道倾天每秒都在升级诸天万界捡属性系统征战乐园魔卡诸天都市神级超人我可能跟了假宿主都市逍遥仙帝